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超能交易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老板的担心

第二百一十九章 老板的担心

        助手正要给杨靖注射,看到高佳琪进来,惶恐地愣住:“嫂,嫂子……”

        杨靖则装做镇定地掩饰着:“佳琪。你回来了?”

        高佳琪怒视着杨靖:“你们在干什么?”

        杨靖继续掩饰着:“没什么,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有点发烧,让小宇帮我注射点消炎药。”

        高佳琪生气地:“消炎药?!好啊,我也有点不舒服,来,先给我打一针。”

        高佳琪说着,走到助手身边,伸出了手臂。

        助手害怕地向后躲闪着:“别,嫂子,我……”

        高佳琪愤怒地:“说,这到底是什么?!”

        助手害怕地看向杨靖:“杨哥,嫂子,这不关我的事,是杨哥非让我找的,我……”

        高佳琪冷冷地对助手:“好了,把东西放下,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吧。”

        助手如释重负,赶忙将针管放下:“嫂子,杨哥,我先走了。”

        助手逃跑一样地开门离开。

        高佳琪看着杨靖,生气地:“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不知道,这对你的身体有多大危害?”

        杨靖硬着头皮:“我知道,可我必须得这么做,我的脚受伤了,只有注射了这药剂,才能让我彻底忘记疼痛,全身心的投入比赛……”

        高佳琪心疼地:“既然受伤了,你就应该好好养伤,放弃比赛,靠兴奋剂暂时止痛,那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我现在就给比赛组委会打电话,宣布你退出……”

        杨靖赶忙拦住高佳琪:“不行,你绝对不能去,我不退出比赛!”

        高佳琪急切地:“为什么,难道比赛比你的身体健康还重要吗!?”

        杨靖点头:“是,这场比赛对我来说至关重要!”

        高佳琪着急地:“那也不能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健康为代价啊?!比赛的机会以后可以再有,但生命可就一次?!”

        杨靖也有些急了:“可如果失去了这次机会,我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再有机会赢得比赛,赢得自己想要的一切,所以就算有所牺牲,又算什么?!”

        高佳琪着急地:“杨靖,你怎么这么糊涂?!生命才是一个人最重要、最高贵的东西,你连生命都不珍惜了,得到比赛的胜利,获得哪些名誉和奖金又有什么用?!”

        杨靖有些烦躁了:“什么东西对我更重要,我自己清楚,不需要你来告诉我。我的事你不要再干涉,不管怎么样,我必须要赢下比赛。”

        杨靖说着,自己拿起针管,就要注射。高佳琪上前和杨靖抢夺着针管。

        高佳琪愤怒地:“我是你的女朋友,我怎么能不管你的事?!你的事我管定了,我绝对不能让你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杨靖抢夺不过高佳琪,终于暴怒:“那我不要你做女朋友了,行了吧?”

        高佳琪被杨靖甩开,她惊愕地看着杨靖:“你,你说什么?”

        杨靖顶着气,瞪着高佳琪:“还要我在重复一遍是吗?我说了,我不要你做女朋友了,我要和你分手!”

        委屈的眼泪从高佳琪的眼中流出:“你,你为了比赛,为了注射这些药,你连我都不要了?!”

        杨靖看着高佳琪,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可随后又坚定地:“没错,我不愿意让你天天管着我,限制我。也不愿意满脑子就是你想的那些结婚生子,家长里短的事情。”

        “我有我自己的梦想和追求,我要是赢得了比赛,就有无数的鲜花、荣誉,也有更多的财富,我干嘛非要死守着你?!你走吧,以后咱们俩再没关系,我要和你分手!”

        高佳琪的声音有些颤抖地:“靖,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你以前为我做的一切,你都忘了吗?你是在跟我闹气对吗?你是因为我阻拦你而跟我闹别扭对吗?”

        杨靖发出了冷笑:“够了,高佳琪,你不要再那么天真了。我承认,过去我是喜欢你,是愿意为你做很多牺牲,可现在我想明白了,我不愿意了,我要去追求更高更好的生活。你别在拖累我了,重复的话我不想再说了:我要和你分手,你走吧!”

        高佳琪看着杨靖,终于明白了对方的决绝,她忍住还要继续流出的眼泪,转身向外走去。

        杨靖看着高佳琪离去,也带着几分不舍和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高佳琪失魂落魄地推门走出,走向电梯间准备下楼。

        高峰从楼道拐角现身出来,看着高佳琪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看到高佳琪被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抛弃了,意识到她就是赵良吟的后代,他的诅咒果然灵验了……

        杨靖黯然地坐在沙发上,内心也是无比的痛苦和纠结。

        其实他真的只是想用自己的能力赢下这场比赛,并不想这样对高佳琪。可不这样,高佳琪是不会允许有伤的他继续去参加比赛的。

        他现在只想打赢比赛,拿到奖金,然后向高佳琪认错道歉,并给她承诺过的幸福,以后再也不让她伤心了……

        想到这里,杨靖的表情变得坚定起来,看向了面前小桌上的药剂和针管……

        高佳琪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高峰脸上带着笑容远远地跟在高佳琪的身后……

        高佳琪的眼中不断有泪水流下,她的眼前不断浮现的是她过去和杨靖恩爱的场面:

        杨靖在铁笼格斗的擂台上拼死战斗,高佳琪心疼焦急的情景……

        杨靖躺在病床上,为高佳琪买汽车的情景……

        高佳琪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蹲在地上,放声地大哭起来,过往的路人看到她哭得如此伤心,都忍不住侧头观望。

        高峰一直远远看着,眼中尽是一种幸灾乐祸的笑容……

        忽然,高峰感到自己身边的气氛骤变,一层浅薄的红色结界从天而降,将他包裹在其中……

        高峰惶恐地转头四下张望,一身红色长袍的江离坐在轮椅上,凭空出现在高峰的面前,显得十分的疲惫……

        高峰看到是江离,惊慌地转身就要跑。

        江离努力地抬起手,施展出超能,打中了高峰的膝盖窝,高峰摔倒在地。

        高峰惶恐地回头看着轮椅上的江离。

        江离忍着后背的痛,看着高峰,怒斥着:“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背叛超能交易所,私自逃出来,你知道违反交易结果,私自偷取交易物是多大的罪名,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吗?”

        高峰害怕地解释着:“我,我不是逃跑,我……”

        江离冷冷地:“你就是想找赵良吟的后人去报仇去吧,幸亏之前老板跟我讲了你的故事,不然我还真不知道到哪儿找你呢……”

        半小时前,得知高峰逃走的消息后,江离让石头帮他搞来了一副轮椅。

        石头站在轮椅边,担心地看着江离:“你现在不能下床的,老板特意叮嘱过的。”

        江离努力地支撑挪动着身体:“老板为了我的事那么辛苦,现在高峰跑了,我不赶紧帮她追回来,万一主人知道了,怪罪下来,老板要受责罚的。”

        石头着急地:“老板已经带着很多人去追了,你别去了。”

        江离慢慢地下了床,向石头回应:“漫无目的地瞎追,怎么可能抓到高峰?!他着急跑出去,肯定是想看看当初他的诅咒到底灵验没有,找到赵良吟的后人,他自然也就出现了……”

        江离艰难地爬上轮椅,对石头:“快,送我去晶石房间。”

        石头只能按照江离的指示,推着轮椅往外走去……

        街道上,江离看着面前的高峰:“这一查,还真的被我查出了秘密,这个赵良吟的后人,居然就是一直给我们介绍生意的高佳琪,所以我就赶紧过来了,果然也就见到了你。”

        高峰欣喜地:“江先生,她真的就是赵良吟的后人?!”

        江离点头:“绝对错不了。”

        高峰爬起来,跪在江离面前:“多谢江先生指点,其实您说的没错,我就是想出来看看自己当初的典当结果,诅咒是否应验,绝非存心要逃出超能交易所。”

        “现在我亲眼看到这个女孩受到诅咒的影响,被心爱的男人抛弃,我的心愿也就了了,我甘愿跟您回去接受老板的任何惩罚。”

        江离点了点头:“你的心思我明白,我会帮你在老板面前求情,希望她对你从轻发落,我们走吧。”

        高峰走到江离的轮椅旁,江离发动超能,黄光闪过,两人一起消失……

        南笙疲惫且带着几许愤怒地从外返回,进入会客室,却看到戴伟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戴伟看到南笙回来,赶忙起身迎上前:“姐姐,你回来了,怎么样,追到那个人没有?!”

        南笙轻轻摇了摇头。

        戴伟着急地忏悔着:“姐姐,对不起,都怪我,才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南笙微微一愣:“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戴伟一脸委屈地:“如果我早些熟悉交易所的情况,知道库房在哪儿,就不用他引领我去,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归根结底,事情是由我引起的,你责罚我吧。”

        南笙看着戴伟摆了摆手:“好了,你也是好心想帮我,不能完全怪你。你以后啊,还是安心做好你演艺方面的工作,超能交易所的生意,我自己可以打理我,不需要你费心了。”

        戴伟点了点头,眼中带着几分委屈。

        南笙摆手:“好了,我有些疲惫了,还要再想想怎么找到逃走的高峰,想休息了,你回去吧。”

        戴伟点头:“哦,那姐姐你休息吧,我走了。”

        戴伟带着几许失落地走出了会客室,南笙带着几许爱怜地看着离去戴伟,轻轻摇了摇头,走向了内堂。

        南笙走进江离的房间,却发现床上空空的没有人,脸色大变,呼喊着:“江离,江离!”

        屋内却根本没人回应,南笙焦急地转身出去。

        石头自己有些失落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南笙匆匆地从内堂方向走进,看到石头赶忙询问:“石头,你有没有看到江离?!”

        石头点头:“他知道高峰跑出去了,怕你因此受到主人的责罚,出去帮你抓他了。”

        南笙着急地:“胡闹,他的伤根本还不能下地,怎么还能跑出去?!万一要是再遇到那些神秘人,再次遇到危险就麻烦了,不行,我得找他回来……”

        石头看着南笙着急地样子,有些小孩儿嫉妒和好奇地询问着:“老板,你现在怎么这么关心江离啊,原来你不是最讨厌他了吗?”

        高峰推着轮椅上的江离向客厅走来,江离听到了客厅里南笙和石头的对话,赶忙向身后的高峰摆手,示意他停下。

        江离侧耳认真地听着客厅里南笙的回答……

        南笙看着石头:“人都是会改变的,原来的江离冲动、粗俗没有担当,自然是招人厌烦。可通过交易,他拥有了学识。”

        “这段时间,他也在不断的改进,处理问题变得冷静有头脑,有了更多的担当和责任心,更难能可贵的,是他骨子里的那种善良和真诚,一个转变的如此优秀的年轻人,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关心他?!”

        江离听着南笙对自己的评价,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情。

        石头看着南笙,捂嘴偷笑着:“老板,你把江离夸得这么出色,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江离听到石头的提问,也紧张地竖着耳朵,等待着南笙的回答。

        南笙嗔怪地伸手要打石头:“小东西,胡说什么,我是老板,他是我的助手,仅此而已,再敢胡说,看我不打你。”

        石头慌张地一边逃跑,一边辩解着:“不喜欢他,你紧张什么呀,还不许我说……”

        南笙追赶着石头:“还敢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个人在大厅里嬉笑追逐着。

        江离听着两人的嬉闹,脸上露出了喜色,心想难道石头的分析是对的,老板真的对他也有了好感,她对戴伟并没有什么,最惦记的还是我……

        石头被南笙追赶的无处可逃,只能向客厅外跑去,南笙在后面跟随着……

        石头跑出客厅,正好撞在了廊道外的江离怀里,发出了一声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