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从夺嫡失败开始在线阅读 - 027 发酵

027 发酵

        教坊司内。

        此时所有人都认为田战超勇。

        当然,他勇的地方不在于打了李开疆,也不在于骂了李开疆,而在于他居然敢连李开疆的爷爷李岳一块喷了。

        李岳是谁?

        他是大齐开国三公之一李江的儿子。

        同时也是大齐三朝的元老。

        在朝为官五十年,自身的耕耘背后的家族势力。

        他的威望和权势,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田战,就是他的父王,甚至是刚刚登上皇位的新皇都忌惮万分,绝对是不敢也不会在人前指着李岳的鼻子骂。

        勇成这个样子,当今大齐除了他田战估计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当然,此时他们好奇,接下来田战该怎么收场。

        又或者说,他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绝大部分的人认为,这么勇的田战怕是要凉!

        “死定了,这混蛋这一次死定了!”

        花魁小姐姐含香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她知道,以李开疆的性格不可能放过田战的。

        这不!

        被打懵的李开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猖獗的脸上充满疯狂!

        “好好好,你不仅敢打我,居然还敢诋毁我爷爷!

        你算什么东西,我爷爷三朝元老岂是你能诋毁的?

        打,给按住这狗……这混蛋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

        李开疆的眼中杀意迸发。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想杀了田战,也真的敢杀田战。

        毕竟,他从小到大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只是他说这话的时候,他明显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现在人还在田战手上呢。

        “想杀我?!”

        田战反应很快,一把抓起李开疆挂在腰间的那一把装饰用的宝剑直接架在李开疆的脖子上,脸色狰狞无比,像是一只被逼到了死角被迫反抗的野兽一般:“你们谁敢过来一步老子就杀了这一个混蛋!”

        “一群混蛋,一群该死的混蛋!

        老子不过是想要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就算是我父王失势了,他不还是陛下的弟弟吗?

        我不还是陛下的侄子吗?

        何至于沦落到被你们这群王八蛋欺负的地步了?

        你们凭什么敢这么欺负我?

        想杀我?来啊,你们可以试试,大不了拉着他一块死!

        以后要是都得这么窝囊的活着,还不如死了干净!”

        田战越说脸上的表情越发的癫狂,手中的长剑不断缩紧,让李开疆的脖子都出现血丝了。

        这一下子,直接把气氛拉到了高潮。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一个样子,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

        李开疆出场才三分钟不到,直接就让一件原本的小冲突升华到了生死相搏的大事件。

        这时候,谁都看出来了。

        田战的状态明显很不对劲,稍微刺激的话,他是有可能直接手一划将李开疆抹了脖子的。

        这一点,李开疆最为清楚。

        此时此刻,他所有的怒火,在自己脖间传来的刺痛,以及耳边响起的田战那止不住的呼吸声中消灭。

        同时,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涌了出来。

        在这一股恐惧感中,李开疆怂了!

        至于李开疆的护卫就更怂,他们都不敢靠近,生怕靠近一步把田战给刺激了,一不小心把李开疆弄死了,到时候田战倒霉他们更倒霉。

        在这一种情况下,在教坊司这边的人也坐不住了。

        胆小怕事的开始偷偷溜了,生怕事件继续发酵下去无法收拾,他们久待的话会被牵连上。

        一些胆子大的还在偷偷观察,同时把这边的消息传播出去,传递给自己背后的家族派系。

        相信很快的,这里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都城。

        这一点,教坊司的管事是很清楚的。

        同时也更加清楚,一旦消息传出去,他们的乌纱帽肯定是要不保,甚至可能连小命也不保了。

        这一下,教坊司这边彻底坐不住了。

        “哟,今儿是什么风把战公子和李公子一块吹过来了!”

        伴随着媚气入骨的声音响起,一个美好的身影摇曳着蛇腰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教坊司的奉銮,掌管教坊司正九品官职。

        虽然官职是不高,但凭借着教坊司,以及自身长袖善舞的手段,她在都城的地位很不一般。

        这不,看他站出来,被田战抓在手中的李开疆仿佛是有了主心骨一般。

        “柳姨救我,快救我柳姨!”

        “你啊,太毛躁太混账了,居然口不择言说出这种话,是该被教训教训了!”

        李开疆口中的柳姨,教坊司的奉銮柳如是白了李开疆一眼,风情万种中带着恨其不争,同时走到田战面前。

        “战公子,今天的事情是我们教坊司的过失,是我柳如是御下无方,柳如是在此向战公子陪个不是!”

        柳如是上来就对田战弯下了腰,语气轻柔舒缓带着浓浓的歉意。

        面对眼前这一位,田战的火气似乎也降了一些,态度也柔和了不少,但脸上还是满满的委屈:“柳姨,不关你的事,是这些混蛋欺人太甚!

        要不是他们欺人太甚的话,我也不会这样的!”

        柳如是脸上带着笑容。

        她这笑容是很真心的,因为她看得出来,田战确实是满腹的委屈,属于是被逼急了爆发的那一种,不是背后有什么人在推动的。

        这一种情况最好,也最容易解决。

        只要安抚好了田战,很容易就能把这一种事情解决了。

        而对于田战这一种接受不了命运变化的小年轻,柳如是觉得自己还是很能把握着。

        这般想着,柳如是的嘴角露出越发柔和,越发具有亲和力的笑容,正准备安抚田战呢,谁知道,对面的田战像是找到了情绪的宣泄口了一样,一个劲的跟柳如是诉苦起来。

        “柳姨,我东西丢了半个月了,你们不给我解决也就算了,还这般羞辱于我,这一个混蛋更是要杀了我!”

        “他们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好歹也是一个公子!我就算是在落魄也轮不到他们欺负吧?”

        ……

        “柳姨他们……”

        “柳姨……”

        此时此刻的田战委屈得像是一个小媳妇一样,不住的诉苦,柳如是找了好几次机会都没有插话成功,完全没有开口的机会,最后只能默默当一个倾听者,企图让田战自己停下来。

        可这怎么可能?时间不到,田战怎么可能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