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从夺嫡失败开始在线阅读 - 024 小李子

024 小李子

        大齐,大理寺。

        自从万蛇谷一战之后,田战在大理寺的一天就从睡十四五个小时变成醒十四五个小时了。

        一方面是他的刑期就要满了。

        另一方面,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面,是为了保住数据世界的那一条小命,或者说是那一股力量。

        想要那一股力量,田战就必须要把【春雷拳】尽可能的提升起来。

        但数据世界又不能提升,没办法,田战只能在现实世界多花点功夫了。

        有数据世界打的底子,他在大齐这边很迅速的就把【春雷拳】提升到和数据世界同一个水准。

        甚至因为是推翻了从头再来,田战对【春雷拳】的理解更深,有更进一步的意思。

        只是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毕竟是大理寺,还是有各种不方便的。

        所幸的是,他的刑期已满,他很快的就不需要再待在大理寺了。

        ……

        就在他被关进大理寺的第十六天!

        田战终于是刑满了。

        大理寺这边,针对于田战这一种刑满的皇子皇孙有自己的一套程序。

        通常会在大理寺的前院备好热水,以供这一类皇子皇孙把污气晦气洗掉,干干净净的离开大理寺。

        虽然田战老爹失势,田战的这一个程序还是有走的。

        走完这一个程序,再由大理寺的一位官吏亲自帮田战打开大理寺的大门,再送田战离开的时候道了一句:“望君跨过此门,弃旧图新富贵荣华前程似锦不复回返!”

        对方只是说了一句吉利话,却让田战的脚步微微一顿。

        ‘弃旧图新吗?’

        心里咀嚼着这个词,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此时,只有田战自己知道,他这一脚一旦踏出这一扇门,他确实是要跟之前的自己告别了。

        后路已经有了,接下来他该拼前路了!

        “那就弃旧图新吧!”

        随着这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说出,田战在那一名官吏背后看不见的脸上展露微笑,踏步走出了大理寺的大门。

        这是田战第一次在大齐几乎没有保留的展露出笑容,巧的是,他的这一个笑容没有浪费被他家的丫鬟红袖看个正着。

        红袖知道这一天是田战刑满的日子,她比谁都重视,一个多小时前就到大理寺外准备接自己家公子回去了。

        苦等了一个多小时的她,在听到大理寺那厚重的开门声的时候第一时间转头看去,正好看到脸上带着她从来没有看过的灿烂笑容的田战从大理寺的大门走出来。

        这时正好是清晨。

        早晨和煦的阳光照耀在田战的脸上,让田战那灿烂的笑容更添加了一份梦幻。

        看着这样的田战,红袖一时间居然有些失神,心里不由自主的觉得,或许公子被关这一次也不是什么坏事的想法。

        毕竟,田战被关之前展露不出这一种笑容来。

        看着田战脸上那前所未有过的笑容,红袖甚至觉得田战在过去的半个月里脱胎换骨了。

        脸上不由露出笑容,心中带着欢喜正要向着田战迎了过去。

        谁知田战一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就没了,脑瓜一低,身一转向着边上跑去了,当然逃跑的同时不忘留一句交代。

        “你先回去吧,我去一趟教坊……不对,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去!”

        红袖这边,听着田战的话,看着他落荒而逃的狼狈身影,不由得楞在当场。

        脸上的笑容,心中的欢喜也转变成为失望。

        说好了脱胎换骨呢?

        怎么还是一出来就往那地方跑?

        那地方那些坏女人真有那么好吗?比她还好吗?

        看着已经消失在街角的田战,红袖最终也只能是跺着脚,带着失望和不解回去复命了。

        在红袖回去复命的同时,大理寺边上不远处,有几个一大早就在那边盘旋鬼鬼祟祟地盯着大理寺这边的人也撤了走了。

        很快的,有人就知道了田战出了大理寺的消息。

        …………

        另一边,田战这边。

        从大理寺出来之后他是一路狂奔。

        不过也没有跑多远,他刚刚跑出红袖视线范围立刻就拐进了边上的一个拐角。

        他一拐进来,拐角这边立刻就有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围了过来。

        不过,他长得虽然是凶神恶煞,但在面对田战的时候脸上露出的却是谄媚得不行的笑脸,一边帮田战拍着后背帮他缓气,一边声情并茂道:“公子,您终于出来了,您不知道这半个月见不到您,我是茶不思饭不想,人都饿瘦了好几圈了!

        今天终于又见到公子了,我这一颗心终于是落下了。

        就跟那浮萍靠了岸一般。”

        如果忽略形象,光是听声音的话,脑瓜中倒是能勾勒出忠仆的形象。

        但田战看着这家伙那五大三粗的身材,以及那一个明显比半个月前圆了一圈的肚子,田战怎么看对方都像是那一种两面三刀的狗腿子好不好。

        但田战偏偏就是对这一个看似狗腿子的家伙,推心置腹!

        甚至,田战对于他的信任还要超过被他当成妹妹看的红袖。

        他此时甚至很是亲昵的揽过这一个壮汉的肩膀,拍了拍他的肚子。

        “饿了一圈还是这么胖,往后你一天就吃一顿好了,减减肥!”

        “别啊,公子是干大事的人,未来少不了有小人对您动歪心思,我还要多吃点,养健壮了身子保护公子呢!”

        这壮汉说着,还把双臂抬起摆出力士的架子来。

        别说,这壮汉样子挺唬人,身高一米九,体重估计有两三百斤,光是站在那里就很吓人。

        只是他虽然看着吓人,但确实一个样子货。

        作为田战的贴身书童,田战很清楚的知道这货的身子骨还不如他好呢。

        “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把你的样子货收起来吧,时间也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该去教坊司了!”

        田战一说这个,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壮汉立刻把自己的样子货收了起来,同时收起来的还有脸上的嬉笑,表情变得无比认真和严肃,甚至隐约的还有一份期待。

        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他家公子,要正式的拨弄棋子,搅动这大齐都城的风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