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我的武功会挂机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江水

第四十章 江水

        三人全都抱头,如同无头苍蝇一般。

        声音凄厉。

        而这时黑暗中,一个人影从路的那头跳出!

        正是陈凡。

        他跨步向前,双手中却是已经抓起了一块人头大的乱石,径直走到拿捂面的光头面前。

        光头捂着双眼,似乎感受到有人靠近,睁开剧痛的双眼,只看到模糊的一片,双手松开到处去抓,却哪里抓得住靠近的陈凡!

        陈凡本身实力就不必他弱,更不用说如今暗算成功。

        “姓陈的小子,我知道是你!你不要自误,我们知道你家在哪儿,有什么人,你逃不掉的,若是你——”

        陈凡听到这儿,双目愈加冰冷,紧抓着大石头。

        跨步向前。

        蓬!

        一下砸在那光头之上!

        登时更加凄厉的一声惨叫响起,红色的液体如注般流下!

        而那光头,瞬间倒地,全身痉挛,不多时便失去了意识。

        而陈凡目光沉着。

        狠狠抓着石头转身,朝着另外二人走了过去。

        这二人表现得远不如那光头,四处乱抓,却根本什么都抓不到。

        陈凡双目冰冷。

        蓬!蓬!

        又是两声闷响,陈凡将二人完全撂倒。

        呼!

        等到三人全部倒下,鲜血横洒,陈凡这才松了口气,放下了石头。

        他虽然对自己实力有着自信,自信正面面对这三人也不并不畏惧,可这毕竟不比擂台战斗,有裁判在旁边观战。

        这种真正实战,即便对方不是以杀自己作为目标,也绝对比擂台战斗更凶险得多!

        陈凡擂台之上不敢轻用石灰和辣椒水,这种情况,却不会有所留情。

        他上前检查三人气息,却很快发现,除了那光头之外,其他二人竟然已经完全没了气息,丢了性命!

        即使那光头也是气息微弱,若不是仗着武道二重的修为,怕是也很难幸免。

        陈凡眯起眼睛,不由感慨:“人类还真是脆弱……”

        即使已经修炼真功,却依旧挡不住石灰、拉加水,石头当头砸这么一下也要没命。

        抱着大石砸下去,简直比用什么武功都更方便好用!

        “还是这三人愚蠢,以为我只是个十三四岁少年,真的害怕他们,只顾逃跑,却没想过我可会暗算他们……”

        说到底还是轻敌二字。

        周遭无人。

        陈凡将三人身体拉出道路,借着月色,拖着三人从荒野朝着不远处江岸而去。

        陈凡之所以选择在这里点出三人跟踪自己,便是因为这里的荒僻,不会被人发现,便于后续处理!

        其实,他一开始没打算动杀手,直到那光头说出威胁自己的话之后……

        ……

        江水滔滔。

        “呃啊……”

        伴随着痛苦的吟叫,夜色下一个光头男子缓缓从模糊中恢复了意识。

        头部的剧痛不断侵袭着内心。

        他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捂住剧痛的头部,却发现双手已经被紧紧禁锢,根本无力动弹!

        “你醒了啊。”

        依旧酸痛的双目瞪大,只能模糊看到一个身影正在面前忙碌。

        良久,他面前的视界终于变得清晰,而他的双目也在此刻陡然放大。

        他看到了……

        一个气质温和的少年,正将一块巨大石头,用衣服绑在面前的之人身上,而后连人带巨石举起,高抛入江河之中!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而后连人带石头便降入了江水之中。

        他认出了,少年正是陈凡,他此次行动的目标。

        而被丢入江水中的那人,则是他的一个兄弟!

        “唔!”

        他努力睁大嘴巴,却发现嘴里早就已经被什么堵住,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而陈凡此时却又抱来了第三个大石头,依旧按照刚才的行为,将石头绑在光头另一位兄弟身上。

        “唔唔!”

        光头几乎忘却了头上的剧痛,如坠深渊,剧烈地挣扎着。

        陈凡微笑抬头,看了眼光头:“别着急,马上……就到你了!”

        陈凡不说还好,一说,这光头更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陈凡默默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直到……

        扑通!

        将那人的尸首也沉入清灵江后,陈凡这才拍了拍手,走到光头面前。

        而后蹲在光头面前,说道:“给你个活命的机会,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光头惊恐不已,口中“唔唔”叫个不停,疯狂地点头,犹如小鸡啄米一般,哪里还有先前张狂的模样!

        陈凡微微一笑。

        伸手揭开了光头的口塞。

        一炷香功夫之后。

        一声扑通声过后,陈凡拍拍双手,遥遥看着远处巨大的水花。

        “抱歉,我骗了你。”

        借助湍流的江水将身上的血水简单清洗,陈凡转身再次走进了黑暗之中。

        光头拿自己家人做威胁,这种人,陈凡自然不可能会给他活路!

        据光头所言,其来自一个飞灵县一个相当松散的地下组织“黑盟”,这个组织所做之事都是些见不了光的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拿钱办事,不问缘由,不问雇主。

        杀人放火,什么任务都接!

        有人花三十两银子发布在今日教训陈凡的任务,除了要求留下活口,并没有其他要求。

        另外那位雇主还提供了陈凡所在位置和一些基本信息,他们三个一路从江山楼便跟着陈凡,直到这里!

        “这种人死了,也不会有人调查,不过有人盯上我了,不管是不是于形正都是麻烦……我自己倒无所谓,大嫂和小陈曦她们……”

        陈凡舔舐嘴唇,眯起了眼睛。

        这次事件不可能会是黑虎帮发现了自己杀了皮六所以动手。

        很有可能是于形正所为了。

        毕竟自己近期也没有得罪过其他人。

        今天自己不但驳了他的脸面,还直称他是失败者。

        虽然自己占理,但加入于形正如果是那种极端以自我为中心,而家里还有一定势力之人的话,是有一定可能会对自己心有怨怼,展开报复的。

        不管什么样的社会,总不会缺了这种傻叉,陈凡也并不太过意外。

        不过却不得不说,如果是于形正的话,这报复未免来的太快……

        他紧皱眉头:“郊区是一天也不能呆下去了。”

        他立刻返回家里,换过衣服之后,便立刻要求大嫂母女立刻搬家,他护送着二人连夜去了县城,至于一些还没完全搬好的东西则是留到之后,再慢慢搬。

        新家不但是在县城,离白云道馆和鲍府也并不远,要安全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