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我的武功会挂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开始

第二十三章 开始

        听说这冯元成实力足以比肩,练了两本二等秘籍的葛元童。

        陈凡忍不住问:“冯家的《赤练掌》很厉害么,比起《风雷掌》如何?”

        《风雷掌》是除了《白云松鹤掌》之外,白云道馆品质最好的练力秘籍。

        “没得比!”

        孟奇笑着摇头:

        “这么说吧,《赤练掌》那是整个飞灵县,除了《白云松鹤掌》之外的品质最优秀的练力秘籍!比一般练力秘籍要厉害不知道多少倍,也是能位列一等秘籍的!”

        陈凡神色一凛,“竟然这么厉害……”

        孟奇又道:“甚至其实《赤练掌》比起《白云松鹤掌》二者在锻体、奠基的程度上未必有多大的差异,练出的内息强度也相差仿佛,只不过练成《白云松鹤掌》便能修《白云真功》,才使得这《赤练掌》排在了《白云松鹤掌》之下。”

        武馆外围弟子,实力差距那也是很大的!

        是否领悟内息,修炼的何等品质的练力秘籍,练成了几本,甚至自身培养条件、饮食不同,个体的差异,也都会导致实力上面的差异。

        甚至比不同种练力秘籍,再修炼对应真功的武者实力差距更大!

        闻言陈凡也是不由得多看了冯元成两眼。

        孟奇也是十七岁,《风雷掌》在临界点,便已经称得上天才,可是相较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冯元成,那差距实在有些太大了!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怕是自己黑云班的何泓姗,未来能比得上冯元成就算不错了。

        而自己虽然练力秘籍修成了十几本,但毕竟培养环境和天生体质不同,要抵消冯元成这类人先天的优势也不是简单能够做到的!

        孟奇叹了口气:

        “人和人并不能一概而论,修炼同样的秘籍、同样的进度,不同人也会因为体质异同有所差异,有的人天生根基浑厚,而我们却要努力修炼练力秘籍追赶,哪里赶得上?”

        陈凡凝重点了点头。

        这冯元成竟然已经练成了一门,不逊色于《白云松鹤掌》的练力秘籍,《白云松鹤掌》也差一丝便能领悟内息,根基恐怕浑厚的难以想象!

        一等秘籍效果数倍于二等秘籍,实战威力也要超过许多,其掌握两本二等秘籍,自己炼成的十几本秘籍品质都很一般,未必比得上。

        自己没见过他出手,也没有战斗经验,还真不敢说能够胜过此人。

        毕竟自己修炼再多的秘籍,却没有一个比得了《白云松鹤掌》的!

        铛!

        一面巨大铜锣,被人敲动。

        也宣告着此次比试的正式开始。

        “第五擂台,第一场比试,寒梅阁欧达鸣,对战白云道馆雍时雨!”

        陈凡眼看着两个穿着各色武服的少年走上了擂台。

        寒梅阁其实与其他武馆并无什么不同,只不过馆主是个女人,附庸风雅,取了个特殊的名字。

        二人很快便打作一团。

        雍时雨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陈凡依稀曾经见过,也是一个外围老学员。

        陈凡双目睁大,极其认真地看着二人对战!

        这也是他所看的第一场战斗。

        二人实力相差不多,打的有来有回,虎虎生风,颇为激烈!

        可是陈凡看了一会儿,却看得昏昏欲睡,只觉得有些无聊。

        二人在他看来那是破绽多多,水平着实一般!

        练力秘籍本来就是锻体效果大于实战,陈凡练的多了,实力远超过一般人,一眼就能看出双方拳法的破绽和差距,自然觉得无趣!

        而好半晌时间,二人的战斗才终于慢慢朝着那叫欧达鸣的少年倾斜……

        这时,陈凡听到身侧不远,一声毫不顾忌的哈欠声响起。

        陈凡忍不住回过头去。

        却旁边一个身穿黑色道服的壮硕少年,一脸不屑地坐在旁边。

        “弱,太弱了,真没意思,我本来以为白云道馆的弟子会有多么出众,今天看来,白云道馆弟子的水平,着实一般……”

        陈凡认出了这少年所穿的道服,正是隶属于飞虎门,不过看其年纪也不过十四五岁,应该也是外围弟子!

        此言一出,登时引得在座几个白云道馆弟子愤怒相视。

        “你说什么?!”

        此人这话并不只是在点评雍时雨,甚至还带上了白云道馆,已经算是群嘲了。

        冯元成眯起眼睛,打量着少年,看少年稚嫩的面容,确认对方不在自己值得注意之人的名单上,也就没放在心上!

        因为练功也会对身体有所损害,所以一般少年也普遍是在十二三岁开始真正学习练力功夫,之前最多是打基础的练习过程。

        除非身体特殊,体质异于常人的,就比如他冯元成。

        他如今不过十七岁,能够修成全飞灵县最好的两本练力功夫,就是因为他体质特殊、气血旺盛,不到十岁时就已经开始修行家传的《赤练掌》!

        而今几乎修成《白云松鹤掌》的他,气血浑厚,根基无比强大。

        等到他突破《白云松鹤掌》,修炼真功的时候,便是彻底蜕变之际!

        冯元成瞥了眼少年,并未答话。

        旁边的苏清阳却是眯起眼睛,有些不忿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太多的少年:

        “哼哼,我们白云道馆弟子再不中用,打你们飞虎门还是很轻松的,你就祈祷等会儿别遇上我们几个吧!”

        那飞虎门少年“哧”地笑了一声,而后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表情却十分拉仇恨。

        “你!”

        白云道馆的几个学员见到这幕,心中难免愤怒。

        冯元成目光瞥过,却是一句话都没说,显然不将少年的挑衅放在眼里。

        而另一边。

        陈凡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毕竟不是这个年纪的少年,有着成熟的灵魂,却感觉到一丝古怪,这人的行为显然是故意为之!

        “他是在故意激怒白云道馆的学员?”

        白云道馆是飞灵县第一武馆,还是外来武馆所开设的分馆,与当地武馆互看不爽很正常,武馆之间也鼓励学员们相互竞争。

        本次交流会,近五百人,五个擂台一共要决出前三十。

        也就意味着,每个擂台大概八十多人,最终只会有六人能够晋级!

        而不用多说,每个擂台的白云道馆选手都是潜在的敌人,这人是故意激怒自己最大的敌人。

        虽然说,愤怒会让人更有行动力,却也会让人迷失了判断。

        只不过,概率上来说,能相遇却也不会那么容易。

        当然也可能是陈凡多想,这人单纯是嘴欠。

        陈凡心中闪过诸多想法,擂台上的比赛却已经结束了。

        雍时雨输了,他像是个霜打的茄子一般走下擂台,脸涨得通红,来到了冯元成身边,“冯师兄,我,我输了。”

        冯元成摇头:“胜败乃兵家常事,你的实力不比他差,这次少了一些运气,以后继续努力就是!”

        雍时雨涨红了脸,努力握紧拳头,点了点头。

        陈凡也是悄悄点头。

        这才是会武举办的意义。

        即便失败。

        也要认清自己的不足,感受心中的不甘,才更能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