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在线阅读 - 第一百〇二章 父与子(求订阅)

第一百〇二章 父与子(求订阅)

        轮到明理发出蛤蛤之声了。

        不需要明理询问,伏黑惠已经开口解释:

        “因为没有意义。感情,羁绊这种东西不存在我和那个男人之间。再说了,事到如今就算唤醒了残存的意识又能如何?所谓父子相认的感人场面注定不会会发生在我和他的身上。

        学长,好意心领了,但真的没必要浪费时间,你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吗?”

        伏黑惠手指上方的一排俘虏,以他的头脑自然能看出来明理不是闲着无聊寻乐子,又不是五条悟这个半乐子人。

        明理仍是摇头:“道理是这个道理,不过不一定是浪费时间,你也不是真的没有实感。真正的无感是无所谓和冷漠,不是厌恶。厌恶证明你依旧心怀芥蒂,而消除这个芥蒂的关键就在他身上。不管得到怎样的答案,都是一种交待,对你,对他都是。”

        就算是那么不当人的禅院扇,真希和真依也要老爹率先下杀手,才会下定决心。

        放在伏黑惠身上,也是一样。

        无法唤醒,证明父子之前确实没啥羁绊。

        唤醒之后,老爹的回应不理想,同样可以断了伏黑惠的念想。

        反过来,如果伏黑甚尔流露出属于父亲的那一面,对于伏黑惠同样是好事。

        做孩子的,谁不希望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有爱着自己的爸爸妈妈。

        真希真依也好,津美纪和惠也罢,都是被逼无奈的自立自强,实际上他们是很羡慕关系正常的明家人。

        他们应该想过很多次,如果自己的父母没有这么不当人,不负责任,那该有多好。

        而伏黑甚尔毕竟不是禅院扇,他还是有着温情的一面。

        甚尔小时候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和真希无异,而甚尔没有被这些打击击倒,反而练就了一身骇人的本领,说明他在最初是有过和真希类似的想法,甚至更加黑暗一些。

        谁让甚尔不像真希这样有一个需要守护的妹妹,他是真的萌发过这个烂透了的家族干脆毁了算了的想法,人也因此学坏,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无一不沾。

        之所以没有彻底堕入黑暗,除了老家主直毘人的苦心斡旋,更多的因为甚尔遇到了惠的母亲。

        一个温柔包容,如同太阳一般的女性。

        她疗愈了甚尔的伤痛与黑暗,从恋爱到结婚再到孕育儿子惠,甚尔几乎放下了黑暗的过往,学着做一个好丈夫,好男人,好父亲。

        奈何命运这个坑爹玩意,最喜欢在登顶之后突然设下一道悬崖。

        甚尔的太阳,人生的支柱,他的妻子在生下孩子之后就离开了人世。

        同样离开的还有甚尔内心的光明。

        从那一天起,甚尔的心就死了。

        他又变回了那个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在世,及时行乐的浪子。

        有钱就花掉,没钱就去接活儿,杀咒术师杀诅咒师都行,赚钱。

        能找到个愿意保养自己的富婆野心,漂亮的更好。

        孩子什么的,管他呢。

        按照伏黑惠的说法,自己之所以以惠为名,是因为老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所以才取了一个男女都能用的名字。

        但只有禅院直毘人知道,甚尔真正的想法。

        当然还有明理。

        明理觉得应该让惠知道这一切,至少该试一试,不论成不成,都没有损失。

        “惠,去试试吧。”明理目光真诚。

        “是啊,惠,去试试吧。”

        津美纪也劝道,作为东京高专的情商天花板,她对这种事格外敏锐。

        最信服的学长。

        最珍视的姐姐。

        共同开口,就算伏黑惠性格执拗且别扭,也不得不按下脾气,投降道:“好吧好吧,我去还不行嘛。先说好,我就试一次。”

        一边说,一边龇牙咧嘴地走向始终双眼混沌的“父亲”,走到他的面前,与他四目相对。

        刺猬头的少年表情复杂,有些纠结又有些滞涩,最终像是下定决心般深深吸了口气,干巴巴地开口:

        “虽然不知道这个状态到底算什么,但姑且当成你是我的父亲吧,所以,老爹,快点醒过来!!!”

        确实,伏黑惠的脸上带着不情愿,可最后的呼唤,确实能听出其中蕴含的情感,和身为人子的觉悟。

        然而,就算是这样的呼唤,甚尔还是没能恢复意识。

        伏黑惠的脸上从纠结别扭,到冰冷,再到死灰。

        “之后随你们的便,和我没有关系了。”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落得个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刚一迈步,就觉得脚边传来一股阻力,不由抬头瞪视明理和五条悟,这种隔空施压只有这两个家伙能办到。

        “我已经试过了。”

        两人却是同时摆手。

        “不是我。”

        “也不是我,你真是关心则乱啊。”

        明理还多伸出一只手,指向伏黑惠的脚边。

        原来脚边的阻力,不是五条悟的斥力或者明理的念力,而是来自丑宝。

        这个低级咒灵竟然不知不觉间从被真依压着的包里爬了出来,爬到了伏黑惠的脚边,也爬到了甚尔的面前。

        丑宝扬起脖子,发出没人能听懂的叫声。

        似乎是在对着伏黑惠,又似乎是在对着旧主人甚尔。

        伏黑惠的表情更加拧巴,却最终没有踢开丑宝,而是将它抱起来,叹息道:“够了,就就这样吧。”

        不需要抱有期待,也就不会失望。

        我本来就是这样活着。

        活得很好。

        以前有姐姐。

        现在有了更多的伙伴。

        就这样诀别,一了百了,挺好的。

        二度迈步的瞬间,身后响起了声音。

        熟悉又陌生,仿佛跨越了时空,让过去与现在交织,模糊了记忆的界限。

        “你的名字是——”

        伏黑惠身体一顿,却始终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道:“惠,伏黑……惠。”

        “不是禅院吗?”

        男人的表情瞬间柔和下来,被混沌和血丝充斥的眼神也恢复了清明,声音里透着难以言说的轻松:

        “不是禅院了吗?那可真是太好了啊——”

        “还有更好的,惠马上就要跟我姓五条啦。”

        ps:父与子不仅是亲生父子,养父和养子也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