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 第94章:秦爸爸破产

第94章:秦爸爸破产

        楚河并没能跟老陈相处太久。

        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她这边就已经接到了实验室的电话,再看看老陈还在因为三千块钱工资唧唧歪歪,楚河把文件直接塞了过去:

        “行了行了,不说了,你回去慢慢研究吧,我得赶紧走了。”

        老陈有些着急:“这刚吃完饭……”

        跟着小跑出去,便见到一辆低调的黑车上下来两位男士,一人手挡车顶替楚河开了车门,顺带警惕的目光扫视四周,另一人则跟着上了另一头——

        不必贴身保护,但是该有的便利也得提供。

        老陈倒抽一口冷气。

        再看看手里的文件,瞧瞧手中那张银行卡,干脆一咬牙不再犹豫,直接买了车票回江州去。

        至于陈蝶……

        哦,这孩子靠助学贷款也行,他就不操心了。

        ……

        回到实验室,当楚河穿戴整齐进入时,所有人的目光便都期盼又激动的看过来。她已然从手机监控中看到了所有,但此刻仍是捧场的挑起眉头:

        “成功了?”

        在场几位老科学家眼中浮现激动的神采,更有感性的,泪水都开始哒哒哒往下落。

        只有胡思思久经磨砺,甚至对新成果的出现有了诡异的尘埃落定感——小老板说要做的,还没有不成功的。

        就比如当初她氪金没氪出来的机甲,现实中造了出来。

        就比如想给机甲提供更好动力源的微缩引擎,如今,这不也成功了吗?

        楚河也笑了起来:“行啦行啦,大家辛苦了,胡思思,打申请要奖金去!”

        她是比不得长庚财大气粗,反正是摸鱼划水,快点慢点无所谓,自然也就不必自掏腰包只求效率。

        楚发达向来会算计——给国家做贡献,这些难道不应该是国家给的吗?

        因此要钱的时候也从来不含糊。

        研究室里的小年轻们压抑不住发出一声欢呼。

        ——每次有成果出来,这话听起来都好舒坦啊哈哈哈!

        ……

        而楚河则扭头问另一旁项目组的人。

        “量产计划做好了吗?产能跟得上吗?”

        这话说的……东西刚试验成功呢,怎么就开始搞量产计划了?

        对方无奈道:

        “没那么快……”

        楚河皱起眉头:“你们这效率也太慢了,不量产我造它干什么呀——阅兵之前,机甲方阵得出来。”

        这就是命令了。

        而对方也松了口气。

        ——如今8月底,一个月的时间,绝对能够凑齐一个机甲方阵了。

        等会儿!

        他突然想起来——

        ——就算造出来了,机甲也装载好了,操控者不得留个训练时间吗?

        瞬间就舌尖发苦。

        ……

        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楚河打开平板,又开始看着秦蔓蔓的进度——

        人和人之间果然还是有差距的。

        比如秦蔓蔓死记硬背一脑袋的知识,可此刻,单单复盘就已经让她满头大汗。

        能轻松才怪呢?

        微缩引擎跟她之前学的材料学压根不是一个范畴,很多名词她读都读不出来——就这也有脸搞剽窃?

        简直给抄袭界丢大脸了。

        这捏着脖子喂饭都吃不饱的感觉……楚河心有戚戚——

        万一谁摊上秦蔓蔓那个脑子,那得多糟心呢!

        不过再想想自己这段时间的行为,或直接或间接,已经陆续斩断那本小说里所有秦蔓蔓的关联线……

        如今,她只有自己了。

        仅剩的4,700万全部砸到新项目上,倘若9月底出不了成果,10月初员工的工资根本发不下来了。

        她现在之所以这么手忙脚乱,是因为她也请不起、更加请不来相关专业的人才了。

        而研究所里之前找来的那一窝子摸鱼划水混饭吃的,也就一个财务有点水平,如今已经在琢磨账户流水能否长久维持的事情了。

        至于秦蔓蔓的父亲……

        她……大约好久没接过家里人的电话了吧。

        楚河盯着手机微微笑了起来——长庚说的没错,知识倘若学不到自己脑子里,那么一切存在就都是空中楼阁。

        而倘若在没有知识的前提下还失去做人的基本道德,那这个人,不必怎样,就自然会跌落尘埃了。

        就如同原本故事里的秦蔓蔓——重生后的她意气风发蜚声国际,可是那都是在光环的作用下才能骗来的。

        而整个世界,不可能所有人都拒绝真实。

        她相信——那个故事里,在故事写完的时间线最后,一定也有人能够打破虚妄。

        只可惜,长庚等不了那么久……

        ……

        手机在此时叮咚一声,弹出一条信息。

        【宏发集团宣布破产……】

        这,便是秦爸爸的天下了。

        原本是意气风发的,毕竟女儿不管怎么有黑粉,能挣是真的。

        可如今,女儿被全网群嘲,他这个当爸爸的手上资金链短缺……只要银行放贷别那么快,再加上抽两个质量检测……那用在楼板中细拎拎的钢筋便是偷工减料最好的证据。

        如今申请破产,未尝不是当爸爸的给女儿提供退路。

        至于说咬牙坚持一段,等待秦蔓蔓逆风翻盘搭救自己……

        楚河看着报道中猛然老了20岁的干瘦男人,此刻冷笑一声。

        ——这位也不是傻子,秦蔓蔓手里接连两次巨额资金到账,甭管最后跟律师怎么打的官司,但从头到尾都没有主动给他这个爸爸享受过一分钱。

        如今想要资金?

        怎么拿?宏发集团主营建材,以及一些房地产业务散地小楼盘等,日常不是垫资就是客户拖款。

        之前手头流水充足,怎么样都不怕,可他为了给女儿投资,接连卖房,以至于生意场上有人闻风而动,暗自揣测,立刻就找准机会了。

        如今,所有账单累积起来,已经不是千万级别能解决的了。

        别说秦蔓蔓没有,就是有,她也不想给啊!

        她根本不想做回报慢的实业,她只想靠着别人的成果暴富。

        ……

        楚河双手枕在脑后,此刻盯着天花板心中慢吞吞的琢磨。

        ——等到秦蔓蔓的微缩引擎项目扑街,早已经习惯坐享其成的她,黔驴技穷,甚至都不如没重生之前那样能耐得下性子。

        她的自信,她的未来,她的所有都将被打碎。

        这个扭曲又错误的世界核心,是时候永久暗淡下去了。

        而新的未来,本来就是靠千千万万个人共同缔造的。

        不是她,也不会是长庚,更加不会是某一个人。

        那时候,恐怕她就要和长庚分开,去往另一个世界了。

        ——那是个怎样的世界呢?

        长庚……又是怎么倒霉的?

        楚河饶有兴致的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