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其他类型 - 睡龙之怒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游骑兵

第二百二十九章 游骑兵

        本就重伤未愈的无面者在灵活性方面大打折扣。

        ‘一个优秀的刺客永远都不会正面面对自己的的敌人。’

        这是他从通过了‘恩赐’加入到无面者的行列中,他的引路人告诫他的。

        躲藏在暗处的无面者是所有国王、总督、甚至卡奥闻风丧胆的敌人。

        然而正面面对一个来自维斯特洛全身穿戴盔甲的骑士时,他们的威胁便大打折扣。

        卡奥作为多斯拉克人在一支卡拉萨中最勇猛的武士,他们在真刀真枪的战斗中同样浸淫多年,无面者并没有比他们多一个脑袋,因此在战斗中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然而如今,无面者被迫正面面对韦赛里斯,水舞者的剑术很精妙花哨但仍然不敌。

        他的武器被折断的同时,韦赛里斯的一剑也劈了下来。

        情急之下‘米格尔’竟然举起了左臂想要阻挡,然后半条手臂便被堪比瓦雷利亚钢的神兵轻松砍了下来。

        “快逃!”

        而在牢房内的酒馆女侍看到了这一幕顿时焦急的开口大喊道。

        但这句话不用她去说,无面者自己也已经心知肚明。

        半条手臂被砍下了来,长剑如同附加了魔法伤害般的灼伤疼痛让无面者这样经受过严格训练的杀手都忍不住面容扭曲。

        不过他还是没有发出喊叫,只是痛苦的闷哼了一声。

        随即一只手捂着断掉的手臂强忍着疼痛,头也不回的向着窗外逃去。

        他想要掀开窗户从这里跳出去,然后逃之夭夭。

        然而韦赛里斯站在原地手持着染血的长剑并没有主动追击,鲜血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地面上。

        “太好了。”

        身上带着沉重枷锁的酒馆女侍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微微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回到了地面上。

        然而就在下一秒。

        几乎让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一幕发生了。

        韦赛里斯就这样突兀的在她的眼前化为了一团黑雾消失不见了。

        而在另一边。

        “呼~”

        “呼~”

        无面者喘着粗气捂着断掉的手臂,如同一条丧家之犬一般仓皇向着窗边逃去,他的眼前甚至都有一些模糊。

        然而紧接着他便感觉到了胸口一股彻骨的冰凉直接钻入到了他的心脏之中,随即转化为了如同烈火炙烤般的痛苦。

        韦赛里斯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手中的黄昏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

        ‘米格尔’的眼眸瞪大,再一次露出了震惊和熟悉的不可思议,随即嘴角反涌出来了鲜血。

        “不可能!”

        无面者们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们面对什么样的危险局面都可以沉着冷静,然而今天无面者的三观被几次三番连续刷新。

        甚至让他有一些怀疑如今眼前的世界是不是真实的,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本应该在他身后的韦赛里斯就这样由一团黑雾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并且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而在隔壁牢房内被关押的魔山带着沉重的枷锁也手抓着冰冷的铁窗,他刚刚全程沉默不言,而今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他和酒馆女侍一样亲眼看到了韦赛里斯化为了一团黑雾,然后突兀的出现在了那名刺客的身前,并且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魔鬼!”

        格雷果·克里冈微微喘着粗气,高大的身形紧贴在铁窗前,手攥着冰冷的栏杆口中喃喃道。

        而那名白天刺杀韦赛里斯的无面者纵然再不可思议,但体内的生命力也在快速的消逝,失去了伪装的他们也不过是肉体凡胎。

        噗。

        随后韦赛里斯拔出了长剑,一道黑雾顺着长剑钻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无面者的尸体软倒在了地面上。

        “不。”

        另一边酒馆女侍看到这一幕似乎有一些无法接受。

        而韦赛里斯则是没有理会牢房里两位客人们的反应,他蹲下身来摸了摸这具尸体的脸颊。

        无面者死后他们的尸体和外面套着的人皮之间出现了一点空隙。

        随后韦赛里斯直接撕下来了这张脸皮,露出了下方这名无面者的真容。

        …

        第二天的清晨。

        两颗无面者的人头被悬挂在了九塔群顶宫殿的城墙上。

        有路过的潘托斯民众抬起头来看到了这一幕。

        如果放到往常他们或许有兴趣议论一下究竟是哪个倒霉的家伙触怒这些大人们,甚至编写出来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出来。

        然而如今拥有艺术细胞善于想象的潘托斯人没有多看几眼这两颗倒霉蛋的头颅,因为这两天他们见过的人头已经太多了。

        所有总督都被抄家灭族,他们的资产全都被收归城邦所有,而作为恩典他们曾经的奴隶被解放了出来,成为了城邦中新的自由民。

        曾经为这些总督家族工作的民众们依然保持原本的工作,薪酬待遇甚至略有小幅度的提高,于是民众们很快便接受了城头大王旗的更换。

        而在这些路过宫殿的人群中。

        有一个人对于宫殿城墙上的头颅多做留意了一下,认真辨别了半晌,甚至差点引起了卫兵的注意。

        随后这个人很快消失在了人群中。

        ...

        巨龙烧死了所有的总督,坦格利安家族拿下了潘托斯,韦赛里斯遭遇到了无面者的刺杀。

        受限于通讯技术的落后,寻常的渡鸦也很难飞过大海,必须要依靠于商船,这些消息传到维斯特洛必然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而这件事情发生的几日后。

        千里之外的绝境长城以北。

        前几日的大雪终于得到了短暂的停歇,一行身披兽皮披肩黑色斗篷的骑兵抓住了这个机会,正在大雪中艰难的前行。

        他们是守夜人军团中的游骑兵,负责在鬼影森林中侦查和巡逻,杀死游弋在这里的野人还有异鬼。

        不过后者早就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守夜人军团淡忘了关于异鬼的记忆,如今流传下来的也仅仅只有吓唬小孩的故事。

        这群游骑兵刚刚击退了一小群闯入到他们视线范围内的野人,对方留下了几具尸体然后狼狈的逃走。

        因为异鬼消失了太久的时间,守夜人的目标也从防备异鬼转变为了杀死野人,鬼影森林如今就是野人和守夜人较量的战场。

        而在这时。

        这群游骑兵身侧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突然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