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其他类型 - 超凡机械城在线阅读 - 第三二九章 四阶【洞察者】

第三二九章 四阶【洞察者】

        被困在【大幻术师】弗里德里希的幻术世界中,雷恩倒没有多少慌乱。

        因为他知道,梅特涅这家伙的手段也不简单。

        他没死,也就意味着敌人要倒霉了。

        .......

        换做之前,对上这个能干掉他老师的红胡子,眯眯眼大概是没有胜算的。

        但昨夜,梅特涅突破了境界。

        虽然还是超凡五阶,可在法则层面,他已经跨上了一个全新台阶。

        用这家伙自己的话说,在冰脊荒原上,或许还有人能杀死他。

        但却没人能再精神层面上再胜过他。

        这个“十大传奇”的弗里德里希,也不行。

        精神系超凡构建幻术世界中,施术者就是这个虚构世界里的“创世神”。

        之前弗里德里希提前布置了陷阱,先发制人,雷恩二人被困其中挣脱不得。

        然后那“想什么来什么”幻术手段,着实让人见识了这位老牌传奇的强悍手段。

        幻术师要对目标感官施加“真实”的幻境,他就必须经历过那种环境。

        比如,无论是火焰灼烧,那么幻术师必定是经历过那种痛楚,才能将施加给目标。

        而那些他们没有经历过,凭空想象的东西,就要差很多。

        就像是弗里德里希在他的幻术世界,让他自己看上去像是“神祇”。

        威严、神圣、高不可攀,确实有那么点的意思了。可这家伙没见过神祇,一切都是他幻想中神祇的形态罢了。

        但是,当梅特涅施展了那“万象纸牌屋”的时候,两者高下立现。

        这个眯眯眼,才真的宛如“天神下凡”。

        .......

        雷恩看着一副恐怖小丑装束的梅特涅,眉头微微一皱。

        这家伙现在气势非常高,且熟悉。

        仿佛让人有着面对之前那个“三眼邪神意志”,降临二皇子身上时相似的威压。

        雷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仅仅是见了第一次,梅特涅居然就已经能完全幻化出那种真正“神祇”的感觉了。

        能让雷恩一个高阶超凡感到威压,绝对不是魔方表象那么简单。

        而另一方面,幻术世界突然变成了一张张巨大纸牌包裹的“纸牌屋”,那位【大幻术师】弗里德里希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惊骇。

        他看着梅特涅,脸色瞬间大变:“你...你怎么可能破开我的‘无限世界’?!”

        这位传奇惊恐地发现,在这个纸牌屋里,他的幻术被限制了!

        无论他想象出什么幻象,都被限制在这纸牌囚笼里。

        那些巨龙、狮鹫、比蒙巨兽...

        无论它们如何挣扎,就都像是马戏团里被关在铁笼子的野兽,再如何凶猛,都只能在笼子里逞凶。

        显然,这是高位法则的压制。

        梅特涅那张小丑脸上的嘴角弧度越来越夸张,他笑着看着对面的红胡子老头,沙哑地说道:“在我的世界里,就的按照我规矩来。”

        无论怎么尝试,纸牌囚笼坚不可破。

        弗里德里希瞬间明白了,这是连他都看不懂的,更高的力量层面!

        这一刻,这位“十大传奇”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弗里德里希再不能保持之前的从容。

        他脸色惨白,冷汗如雨滴一般的滑落苍老的脸颊。

        哪怕是当初和梅特涅的老师【赌徒】康德交手的时候,虽然有几分凶险,但他都未曾如此心悸过。

        突破幻境不得,这位红发老头再看着梅特涅,脸露苦涩:“你竟然领悟到了五阶之上境界..康德倒是收了一个好弟子啊。我输的不冤...”

        “呵...”

        梅特涅没和他啰嗦。

        就这时候,一张一人多高的“方块J”盖了过去。

        弗里德里希看到这张牌,仿佛是在照镜子一般。他在那张牌面图案上,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这位传奇微微摇头,一声惨笑。

        .......

        雷恩没看懂梅特涅到底做了什么。

        但他却知道,他们脱困了。

        因为这时候,四周的环境突然就变回了之前皇宫花园里的样子。

        而此时此刻,花园里打得非常热闹。

        图斯特老爷的八臂鹿神战甲正大发神威,“火神炮”枪口里喷出的火光是灿烂的一条条银光。

        雷恩认了出来,这是专门针对吸血鬼的“破魔银弹”。

        哒、哒、哒、哒...

        打的那些青面獠牙的吸血鬼仓皇逃窜。

        雷恩刚一苏醒,护卫在身边的尤弥尔就感知到了。她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没事儿吧?”

        雷恩道:“我没事儿。”

        然后,他又指了指皇宫远处众人的剑气和那染红了半边天的血海,问道:“那边怎么回事儿?盖伊前辈和谁交手上了?”

        他认出了那“剑气瀑布”,自然是盖伊。

        尤弥尔目光略微有些凝重,回应道:“希德的【血祖】莉莉丝·德古拉。”

        雷恩一听这个名字,系统立刻找到了相应结果。他扫了一眼,略显惊讶道:“那个传说中活了两三千年的老吸血鬼?”

        他也没想到,希德为了来暗杀他,居然连这种老怪物都请出来了。

        “嗯。”

        尤弥尔点点头。

        然后,她隐约感知到身边的雷恩有些不同了。

        她晶眸中闪烁了一抹惊异,问道:“你领悟‘拳意’了?”

        “嗯。”

        雷恩握了握拳头,他身后斗气凝聚的那头紫色雷虎赫然显现。与之前的霸道气势不同,这头雷虎,煞气凛然。

        ........

        希德的刺杀行动彻底失算了。

        宫廷大供奉【大幻术师】弗里德里希死在了这里。

        身受重创的【夜鬼】罗斯柯虽然逃走了,可那种寒冰法则入体的致命伤势,怕是未来几年都不可能完全恢复。

        虽然雷恩很想把那个【血祖】莉莉丝留下。他老师也早就念叨着,想要一个高阶血族来研究吸血鬼的血脉基因。

        但显然,这个想法不太现实。

        虽然盖伊能压制住那个莉莉丝,但想杀她几乎不可能。

        “瞬身之法”在那种始祖级别的血族手中施展出来,真正形同鬼魅。她一心要逃,哪怕再多几个同阶高手围攻,也留不住她。

        .......

        帝都“乌森巴尔”的战火烧得越拉越广,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炮火声。

        皇宫里的战斗看上去一时半会也结束。

        雷恩他们打退了希德的刺杀队伍,也没兴趣去帮哪位皇子杀兄上位。

        此刻战火已经打响,任何在荒野上出行的队伍都容易受到各方势力的集火误伤。

        现在并不是离开皇都的好时机。

        最后他们也没在皇宫里多耽搁,汇合了城外机械师军团,在第五城区找了个驿馆住下,打算等几天再离开。

        第五城区是中立阵营贵族的领地,也是皇都少有几座没被战火波及的城区。

        这里安顿有雷恩他们在皇都招募的一些工匠,还有伊鲁贝克的家人们和他们要搬迁走的医院和大量医疗设备。

        正好雷恩领悟了拳意,还需要时间去消化,也打算趁此机会一鼓作气突破超凡四阶。

        入夜,炮火依旧没有停歇。

        “黑色蔷薇”驿馆的高级套房里。

        尤弥尔并没有休息,而是正在书房里处理一份份文件。

        战局时刻都在变化,不断有新的情报递送进屋。

        现在看来,帝都不仅仅是四皇子和八皇子双方在混战,而光辉城那些家伙也早就布置了手段,还有图谋不轨的希德帝国,和一些想要乘机发战争财的势力在其中推波助澜...

        乌森巴尔变成了各方势力角力的混战战场。

        二十个街区参战的有十七个,这种超大型机械城的臃肿笨拙,行动缓慢。但相应的,它们的装甲都达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

        想要靠火炮攻破城墙,需要耗费大量弹药和时间。

        最终可能是其中一方弹尽粮绝,可能才能分出胜负...

        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持续十天半月。

        尤弥尔看着情报,眉头一直都没送过。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夜。

        窗外的天边已经亮起了蒙蒙青色。

        这时候,尤弥尔似乎感知到了什么,突然抬头看了看里屋。她紧皱眉角终于舒缓,露出了些许笑意,嘴里呢喃了一句:“他成功突破了么...”

        .......

        里屋里,正盘膝坐在床上的雷恩猛地睁开了眼。

        他身后的雷虎犹如活物,就像是打碎了一座石狮子,它活了过来。

        科尔曼族传承的“山医序列”超凡四阶应对的魔药叫【洞察者】。

        这份基因魔药除了依旧大幅度增加力量之外,最重要是解开了一条和视觉感知有关联的基因链。

        这个是一个非常奇特的能力,能用来辅助治疗,也能用来战斗感知。

        “我怎么感觉有点像是X光机?”

        雷恩对他掌握的新能力感到十分新奇。

        此刻的他的双眼澈亮,灯光下熠熠闪光,像是一颗璀璨的宝石。

        斗气汇聚双目,入眼一片灰蒙蒙的世界。

        但他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手,却像是在看“X光片”。骨骼清晰可见,还有血肉中那一条条紫色斗气流动的气脉。

        他获得了前世许多宅男梦寐以求的能力——“透视眼”。

        不过,透视倒是透视,可就是清晰度差了点。

        这能力用在外科手术上,就像是扫描一样,根本不用检查,就能看到伤患的伤势情况,能极大地提升治疗效率。

        这确实是一个和医生职业契合度很高的超凡能力。

        用在战斗上...

        “潜行目标完全无处可藏!”

        看到这里,雷恩才明白这信觉醒能力的厉害之处。

        他能轻易看到人身体内的斗气流动,也就意味着,即便眼前有一个像是【夜鬼】罗斯柯那种潜行得任何气息都不泄露的顶级刺客,他也能发现。

        “不过,就是观测范围太小了一些...而且,这没用多久眼睛就干涩发疼,看上去并不能长时间使用。”

        雷恩心理嘀咕了一句,眨了眨眼,滋润了一下干涩的眼睛。

        这能力虽然好,却有些觉得有些美中不足。

        他现在的“透视”范围也就二十米左右,也不知道以后超凡进阶之后,这个距离会不会增大。

        否则,真是二十米的可视距离,对于战斗来说,能用上的地方也不多。

        而就这时候,丝毫没有察觉,一个倩影走到了门口。

        赫然是脸上挂着盈盈笑意的尤弥尔。

        她看着雷恩,问道:“进阶超凡四阶了?”

        “嗯。”

        雷恩朝她微微一笑。

        这时候,他想到自己刚获得的能力,然后就把斗气聚焦在双目上,朝着眼前的尤弥尔看去。

        “洞察之眼”直接看透了她身上的衣服,把那婀娜的身段尽收眼底,前凸后翘,轮廓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最清晰的却是她像是血管一样遍布全身的淡蓝色经脉。

        雷恩的瞳孔散发异样光彩,也没有遮掩。尤弥尔看着他游走在自己身体上的目光,似乎猜到了什么,抿嘴笑道:“在看什么呢?”

        听到这话,雷恩收敛了透视目光,脸上挂起了笑意,“看你啊。”

        他走了过去,霸道地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

        温玉满怀,雷恩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炙热的欲望,看着怀中那倾国倾城的俏脸,毫不客气地亲了上去。

        虽然两人昨日在浴场已经缠绵了一场,可尤弥尔依旧有些不太适应这种亲密举动。

        她感受到了雷恩身体传来的滚烫热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嗔怪道:“刚突破境界,不好好稳固一下,使什么坏?”

        “就是因为刚突破,突然觉得体内的洪荒之力澎湃压制不住啊...”

        话也不算虚言。

        雷恩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手却不客气,顺着尤弥尔的宫廷长裙下摆就摸了进去,顺着光滑的大腿往上,然后摸到了底裤。

        白色蕾丝,印有玫瑰花纹,这是之前透视看到的。

        材质是手工真丝,十分顺滑。

        雷恩有些爱不释手,双指一撩,便滑了进去。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

        尤弥尔俏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

        那双大手根本没顾忌她这个长公主半点颜面,放肆地上下游动。

        完全没有任何顾忌,想到哪儿,就往哪儿摸了去。

        “嘿...”

        雷恩坏笑着在她耳旁吹了一口热气,没说话,享受着手里的极致温柔。

        近战系超凡都拥有非常坚韧的身体,尤弥尔这位从小娇生惯养的奥玛长公主更甚。

        雷恩觉得她结实而挺翘的傲然有股神奇的魔力,吸引他的十指深深陷入,润滑、生嫩,又有一股软糯的弹力想要将手指排斥出来。

        尤弥尔没法阻止,便任由他施为了。

        除了偶尔回应雷恩的亲吻,她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主动要做的。她也没找到什么好聊的话题,便随口问道:“超凡四阶的感觉怎么样?”

        “我觉得...很强!”

        雷恩抽空回应了一句。

        他现在才刚突破,斗气就直接的暴涨成了之前三阶巅峰时候的四倍多。

        这个斗气量,怕是同阶格斗家十倍以上。

        等他修行到四阶大成,斗气量还有数倍的增长。

        到时候,即便是修行【凝气化罡】压缩斗气,他的斗气量对普通超凡来说,也有巨大的优势。

        “要不了多久,我炼体‘神刚境’大成之后,都怕是普通五阶超凡想伤到我都不容易了...”

        “哦。”

        尤弥尔自己也是过来人,超凡四阶如何,她再清楚不过。

        显然也是随口一问。

        这时候,情已至浓处。

        她的目光也渐渐迷离。

        两人再没多说。

        长裙被从腰间退落在地,大片大片的裸露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中。

        拦腰横抱。

        两人翻滚上了柔软的鹅绒大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