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其他类型 - 我能看见决赛圈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七章似曾相识的人

第四百六十七章似曾相识的人

        人们已经可以想象到赛后的新闻都会是什么样了。

        从表面上,天宫目前的积分还行,还没到垫底的程度,不至于说彻底绝望,但他们自己却非常急,先一步吵起来了,说明他们十分清楚‘暂时的不错’只是假象,天宫从选手到教练组,对于接下来的比赛并没有太大信心。

        不管今天谁拿到单日积分第一,风头大概也会被天宫盖下去了。

        不过丁温无所谓,单日第一有啥用,又不能直接颁奖发名额,风头被盖下去其实也无关键要,他也不是那种喜欢出风头重视名利的人。

        带着愉悦的心情,总决赛最后一场开打。

        但这把暗黑童话打的并不好,头一次没有进入决赛圈,只拿到了堪堪400的保底,五场下来,以总分6800结束了本日比赛。

        想在总决赛单日破万还是太难了,哪怕是丁温都无法做到。

        而五行后起直追,凭借16杀的高淘汰拿下终场第一名,从第三变成了第二,超过了酒池肉林,暂列单日总分第二。

        至于天宫……那才是人们最关注的。

        休息期间的争执不可能就那么过去了,选手们的心态明显受到了影响,就连江瞳也不例外。

        其实他们这把的前期节奏还可以,比起上把那简直好了太多,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依然在五阶段白给了,被酒池肉林给团灭。

        或许酒池肉林较强是其中一个原因,但人们可不会管那么多,团灭了就是团灭了,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更让天宫粉丝绝望的是,这一波团打下来输了不说,甚至酒池肉林只倒了一个人,那个人是被江瞳远程打倒的,也没办法补。

        只看一波团,天宫显然对不起他们往日‘七区顶端’的身份,完全是不堪一击,一碰就碎,比次级联赛的队伍还不如。

        一些性格火爆的粉丝在台下已经忍不住了,除了江瞳,他们几乎把天宫每个人骂了一个遍,包括管理层。

        “解散吧,这还打什么啊,不想打可以直接退赛!”

        “曹,太让我失望了,你们对得起我这么多年的支持吗?”

        “md,不会今年拿不到名额了吧,别吓我……”

        有人欢喜有人忧,丁温心情不错到台上接受采访,天宫队员也在场馆门口被各路媒体堵住,同样接受采访。

        这也是头一次采访如来的记者比江瞳还要多,享受了一把超级明星的待遇。

        “请问如来选手,能否透露一下,在第四场休息期间具体发生了什么吗?”

        “如来选手,你们的争执是因为哪个方面?你对当下队伍的教练满意吗?”

        “如来选手……”

        如来的表情非常难看,走也不好走,只能硬着头皮,用各种官方回答给搪塞这些记者。

        “我们很好,谢谢。”

        “比赛还有四天,及时发现问题也是好事,方便我们去调整和改进。”

        “请相信我们,我们不是在争吵,只是复盘时比较投入而已。”

        江瞳那边的记者虽然比往日人少,但一样不好过,各种刁钻的问题也是扑面而来。

        “江瞳选手,请问你对当前队伍的构成和打法满意吗?”

        “江瞳选手,请问你觉得队伍目前需要调整吗?”

        “江瞳选手,如果拿不到名额,俱乐部会不会进行大的引援?”

        “江瞳选手……”

        到最后,还是保安合力,强行疏散了堵在门口的记者们,疏通了道路。

        天宫也没再继续接受采访,每个人一言不发,很快通过传送门离开了比赛场馆。

        与此同时,丁温在台上也采访完了,到了观众退场的时间。

        阴霾冲上来,情不自禁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丁哥,做得好!”

        丁温好不容易推开他,刚要笑着说什么,却在不经意间感受到了什么,猛地往台下看去。

        有些观众还没走,正站在座位边兴奋的看着他们,这些都是暗黑童话的粉丝,他们不愿早早退场。

        不过在这些热情的人中,丁温却发现了一个异样的女人。

        后者带着口罩,身穿厚重的大衣,用那说不出感觉的眼神看着他。

        场内明明不冷,女人的目光也是。

        但不知为什么,一跟她的眼神接触,丁温就感到了漫天的寒意,一瞬间仿佛有种身在冰天雪地的错觉。

        阴霾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随后脸色立马变得不自然起来,他赶紧打着哈哈,用言语转移丁温的注意。

        “丁哥,感觉很有戏啊!”

        丁温收回视线,瞥了他一眼:“什么很有戏?”

        “江瞳啊!”阴霾压着声音,兴奋的说道。

        “哦。”丁温注意力不在这上面,他刚要继续看向台下,但发现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身影。

        “好熟悉的感觉,我是不是在哪见过她?”

        丁温思索着,但始终没想起来。

        “回了回了!”这时,方落晴催促起来,她不愿意待在这:“饿死了,咱们快回去吃饭吧。”

        “好,那就走呗。”

        丁温没再继续思考,展颜一笑,跟队员们往门口走去。

        当然,门外自是避免不了又一次的采访,众人回到俱乐部时,已经是两点多了。

        阴霾似是有事,回来后就出去了,方落晴忙着恰饭,也跟黎汹几人奔去了食堂。

        丁温留在空荡荡的训练室,一个人陷入了沉默。

        他没有再回忆那个似曾相识的女人是谁,他就是在单纯发呆。

        可能是出于敬业,也可能是一个人太独孤,他发呆了一会,决定还是给自己找点事做,找了今天的录播开始复盘。

        但他刚打完比赛,精力消耗了太多,实在是太累了,录像看着看着,他就在不知觉中悄然睡去。

        白天睡觉容易做梦,他又做梦了。

        不过这次他的梦跟之前不一样,没有孩子,也没有男人。

        梦境中,他置身在漫天的风雪中,脚下不知是水还是土地,但全部结了一层层厚厚的冰。

        “好冷啊。”

        一个从来没听过但又熟悉的女人声音硬着风雪而来,依稀在他耳边浮现。

        丁温瞪大眼睛,四下看去。

        场馆内那个见过的大衣女人在雪花中若隐若现。

        她还是没有摘掉口罩,慢慢的转过了身,眼中尽是笑意。

        “做得好。不要怕,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惊天阴谋,顺其自然,做好你该做的,我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