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其他类型 - 我能看见决赛圈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六章隐患

第四百六十六章隐患

        “吃了吃了!”台下暗黑童话的粉丝们欢呼雀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拼命给台上的五名选手鼓掌。

        黎汹、姜三两人也是非常开心,互相击了个掌,刚要围到丁温身边一同庆祝胜利时,可却看到了后者一脸凝重的表情,于是两人的笑容也瞬间褪去。

        他们不明白丁温为什么是这种表情,明明赢了,而且吃了一把大分,但他的神色却像是输了一样,仿佛哪里让他感到不满意。

        忽然,丁温凝重的表情褪去,不知为何,他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丝苦笑,随后变成正常的笑容,跟黎汹、姜三两人依次击掌。

        不过两人已经因为他之前的表情影响到了,他们有些迷茫,有些不知所措的跟丁温完成了庆祝动作。

        丁队这是咋了?

        怎么不开心呢?

        正当他们疑惑不解时,丁温开口了:“这把赖我,是我没指挥好。”

        黎汹怔怔的道:“丁队,不是吃了么,你指挥的很好啊。”

        “你没发现最后咱们很危险么。”丁温叹了口气,语气略微带着些自责。

        他们确实吃了,而且还是吃了一把大分,但如果从复盘的角度去看,丁温最后的策略选择无疑是存在问题的,黎汹不应该跟方落晴一同去收分,姜三不应该离烟卷那么远,这把开局太顺了,以至于丁温放松的有些过头,考虑问题也不周全,做出的决策都不是很完美。

        他从来都没考虑过决赛圈天将会开车的可能,以他对自我的严格要求,这就是失误。要不是烟卷顶住压力,硬是拖了那么久,那这把就非常危险了。一旦他那个位置失守,被天将占住了,暗黑童话剩下的人谁也无法接近梅花桩。

        旁人眼中他们是大分拿下第一,只有丁温心里清楚,他这把出现的问题可不少。

        虽说人无完人,没人能做到十全十美,但掌握着那么大的优势,最后却结尾的那么惊险,丁温觉得属实不应该。

        他必须做到更谦逊,更加的冷静,不能因为优势大就放松下来。

        当然,该庆祝的时候还是要庆祝,不过在庆祝之后,丁温也‘看似没必要’的主动承担错误,即便这个错误在别人眼中根本不存在,但他依然还是这么做了。

        回归正题,第四把暗黑童话淘汰分是2700,加上排名分1000,单局总分就是3700,一把顶得上别人三到四把。再加上前面三把的分数,此时暗黑童话的总分已来到了惊人的6400分!

        其他队伍6场都不一定能拿到这么多分,可暗黑童话仅仅4场就拿到了,这是什么概念想必也不需要多说了。

        暗黑童话‘现象级’的表现仍在维持,比赛还有一把,他们可能做不到之前的单日破万,不过只要稳定发挥,8000多分还是有的。

        “他们已经跟第二名彻底拉开了。”单车看了看排名,不禁叹道:“第二的酒池肉林才4000多分。”

        青玉附和道:“是的,彻底拉开。暗黑童话的恐怖之处在于他们的稳定性,他们每场都在拿分,而且都将近1000分,从来没有白给过。”

        不怪他们惊叹,暗黑童话确实是稳定的惊人,平均分算下来,酒池肉林的四场4000+已经算是很稳定了,但他们还是相当于白给了一把,也就是第一场的不好,只拿了一点点淘汰分。第三的五行更是直接白给一把,不管是他们还是酒池肉林,跟暗黑童话一比都谈不上稳定。

        好在这才是第四场,如果比赛只打一天或者两天,已经可以提前颁奖了。但比赛还有二十一场,局数和时间都还有很多,依然存在相当大的悬念,一切都还不好说。

        单车笑道:“不过话说回来,我还以为暗黑童话又要打破单场淘汰的记录了呢,吓我一跳。”

        单场淘汰记录也是不久前由暗黑童话自己在雨夜迷踪创下的,那场的情况十分特殊,光是丁温自己就单人二十七杀,估计这个记录没人能破了,至少在短期的几年,职业变动没那么大的提前下,应该没有哪支队伍可以做到。

        青玉点头微笑:“嗯,我也吓了一跳,好了,先进入一段精彩回放,稍后回来。”

        不过就在休息期间,天宫那边的比赛区域仿佛发生了什么事,队伍的指挥正跟教练激烈的讨论着什么,两人面红耳赤,似乎不像正常的复盘。而江瞳则是一言不发,坐在座位上,听着两人争吵,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这种难得一见的画面自然是不会被人放过,虽是休息期间,不过场内的分屏还是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

        不管是媒体,还是黑粉真爱粉,此时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屏幕。

        有人担心,有人兴奋,但他们只能看到画面,却听不到如来跟教练说的是什么,不免有些着急。

        “卧槽,爆炸新闻啊,爆炸新闻啊!”

        “他们说的什么啊,给声音啊喂!”

        “糟了,他们队内没什么问题吧?”

        而场上离他们最近的五行,除了白木,剩下几人则是连厕所都不上了,看似老实的坐在座位上,实则在聚精会神的侧耳偷听。

        丁温跟方落晴路过这片区域,方落晴是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当即准备停下来,兴致满满的看好戏,不过却立刻被丁温拉走:“别看,不礼貌。”

        “哦。”方落晴满眼都是可惜,一步一回头的被丁温强行拉走。

        但她不知道,表面云淡风轻的丁温只是强装淡定,心里却是早已乐开了花,人们看不见的暗处,他的嘴角都已忍不住的扬起。

        他没想到天宫的队内矛盾会来的如此之快,本来还以为第三天或第四天才会出现眼前的画面,但没想到第四场教练跟指挥在意见上就已出现分歧了。

        一支队伍的运营自然不能全跟指挥有关,教练占得比重肯定也很大,第四场天宫跟五行在前期遭遇恐怕就是他们争执的导火索。

        如来算是职业选手里脾气比较好的了,可依然没有控制住,说明他非常不满意教练给出的前期运营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