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人间苦在线阅读 - 第1750章 娘家没人吗

第1750章 娘家没人吗

        巫支祁收起了做刺身的轻描淡写,重锤了几下胸口,朝着巨船就冲了过去。

        黑石头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石磊磊,也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

        石磊磊看着父母如此决断,也想跟上去,可是被巫支祁一声断喝给叫住了。

        “小石头,你想让我这个当爸爸的永远没法面对你吗?

        你想再一次死在我的眼前吗?

        退回去,你帮不上忙,还牵扯我们的精力。

        老实的在大师傅身旁,听大师傅的话。

        你这一生注定,会比我和你妈更精彩。”

        石磊磊停下了脚步,看着巫支祁用身体去阻挡巨船,那么奋不顾身,那么义无反顾,整个人都傻了。

        难道刚刚找到自己的父母,就又变成孤儿了吗?

        为什么说再一次呢?

        难道上辈子自己就死在爸爸的面前吗?

        猛地想到大师傅,蔡根是大师傅。

        “蔡老板,大师傅,你赶紧救救爸爸妈妈啊。

        他们肯定打不过那个蓬托斯啊。

        上辈子我爹就是给你打工,你让我死在他面前。

        这辈子,我给你打工,你还让悲剧重演吗?

        你算什么大师傅,你算什么老板啊?

        这是工伤你知道吗?

        你要负责知道吗?”

        关键时刻,石磊磊的嘴也不秃呢。

        可算是把话都说到了点子上。

        蔡根当然明白,人家说的句句在理。

        刚才巫支祁第一声叫大师傅时候,蔡根就已经明白。

        就算没有完全明白,至少明白了个大概。

        大禹剿灭巫支祁,不过是一场戏。

        剧本还是苦神写的,只是不知道黑石头和小石头的死,是不是安排好的。

        如果不是安排好的,苦神又怎么舍得演员做出这么大牺牲。

        记得独鸣说过,大禹是从小跟着苦神长大的,所以大禹是苦神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做的一切都是苦神安排的。

        现在,巫支祁也是跟着苦神混得,那不就是一场双簧吗?

        至于目的是什么,蔡根不得而知。

        也许是为了重伤涂山一脉还有其他跟随大禹的众人。

        也许只是为清除水患沿途的各种阻碍。

        反正肯定是计划好的,只是不知道两边的主角是不是早就认识。

        苦神作为那场大戏的导演,对巫支祁一家的遭遇,肯定负有责任,这一点不容置疑。

        那么,现在蔡根对石磊磊,又该负责到什么程度呢?

        连动都动不了,蔡根觉得想这些有点不切实际。

        自己就算是想负责,想救苦神的老员工,又能如何?

        像是小孙一样,血肉模糊,抵抗石化?

        蔡根绝对不怕疼,也愿意那么做,但是怎么做啊?

        谁能给个说明书啊?

        心里急啊,急得捂了嚎风,但是没办法啊。

        “哎呀,我说命运呀,呀呀呀呀呀。

        哎呀,我说存在呀,呀呀呀呀呀...”

        房车的大喇叭,突然响起了手机的铃声。

        谁啊?

        这个时候打电话?

        难道老婆睡回笼觉,又做梦了?

        对了,老婆。

        老婆肯定有办法。

        一朵金花扔过来,啥玩意不砸细碎啊。

        没用蔡根开口,纳启就把电话接起来了。

        蔡根在心里大叫。

        “老婆,老婆,是你吗?

        赶紧过来救场啊,这边有急活。

        我不灵了,这次真的不灵了。

        你即使过不来,整朵金花也行啊。

        老婆,你能听到我的心声吗?

        老婆,心有灵犀呢,默契呢?”

        蔡根在心里叫了半天,只得到纳启的回复。

        “蔡根,你别那么激动。

        首先,你心里说啥,电话那头听不到。

        其次,这次来电话的也不是你老婆。

        最后,这次也不是电话,是视频。”

        视频?

        谁会跟自己连视频呢?

        电话那头压根没有听到蔡根的心声。

        玉藻的声音,从房车的大喇叭里响了起来。

        “蔡根,你这是在哪呢?

        我去,这是异空间啊,你路子真野。

        忙不忙啊?

        大爷,你把手机再往左一点,我咋没看到蔡根呢?

        呦呵,蔡根,你这又是玩啥嗯?

        行为艺术啊?

        玩石头人呢?

        还有这群人陪你瞎胡闹,真是服了。

        我找你也没啥大事,就是汇报一下工作,你现在方便不?”

        蔡根一万句不方便,可惜玉藻听不见。

        这都什么时候了,汇报什么工作啊?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方便了啊。

        这几天生意很平稳,收支基本平衡,有点小亏,还能勉强维持着不黄摊子。

        不过没有你坐镇,我们心里没底啊。

        你还要在那边浪多久啊?

        没啥事就赶紧回来吧。

        还有闲心行为艺术呢。

        心真大。

        我听马莎拉说,每月还要给十万服务费呢。

        你咋就不上心呢?

        我这边的买卖是没法给你出那十万,你得自己想办法。

        一号店的生意,都不要工资,才勉强维持,如果把工资发出去,直接就分东西散伙了。

        你听见没有啊?

        给个反馈啊?

        咋就我替你着急啊?

        蔡根,蔡老板,你马上就要破产了。”

        蔡根现在也就是被石化了,否则脸红得都能烙饼了。

        这傻娘们没看到这么多人吗?

        如此商业机密,怎么能在大庭广众说出来呢?

        实在太丢脸了,蔡根真想拿口袋里的金砖糊在玉藻的脸上,让她真正的满眼金星。

        “对了,你的行踪是吴厚仁那俩小子给泄露出去的,告诉了省城的什么熊海梓。

        是灭口还是咋地,我等你回来拿主意,这几天先给关起来了,勉强活着。

        还有,安心便当那边...

        大爷,您手别抖呗,晃得我都眼花了。

        等等...

        大爷,你把手机往右一点。

        对,再往右一点。

        卧槽,卧槽,卧槽,这不是小石头吗?

        小石头,你咋和蔡根混一起去了?

        你有几条命敢往蔡根身边凑合啊。

        小石头,我是你大姨,我是你亲大姨。”

        石磊磊看向房车的方向,都听傻了。

        今天是自己认亲的日子吗?

        刚有了爸爸妈妈,此时又出了个大姨吗?

        “大姨吗?

        你是我大姨吗?

        真的吗?”

        玉藻听着称呼有点牙碜,什么特么大姨妈?

        “不用吗,不用置疑。

        你那三条尾巴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就是你大姨,亲大姨。

        小石头,你知道我们找了你多久吗?

        你妈妈在哪里呢?”

        石磊磊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刚才求蔡根都没哭,见到大姨妈终于忍不住了。

        “大姨妈,我妈妈和我爸爸在拼命。

        你赶紧过来帮忙啊,我妈妈快要顶不住了。”

        嗯?

        玉藻一下就想偏了。

        “小石头,你不要怕。

        有涂山一脉给你妈妈做主。

        臭水猴子还敢家暴,欺负我们娘家没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