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花瓶女配开挂了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五章 知识

第八百一十五章 知识

        “静姐,夏队叫咱们去哪儿?”

        身边小警员激动得双眼发亮。

        王静一边支使他开车,一边继续卸妆,顺口还打电话给办公室里坐镇的老陈:“我刚给那小丫头吃了块面包,那东西不顶饿,等孩子醒了你去厨房让老戴给熬点粥,再拌个菜,煎个鸡蛋什么的。”

        小警员看这位又要说话,又手忙脚乱地化妆,很是莫名其妙:“静姐,你化妆挺好看啊,卸妆做什么?”

        王静:“……夏队对化妆品的味过敏,鼻子还特别灵,让他忍别人的妆也就算了,我少给他添点麻烦。”

        小警员顿时一脸钦佩。

        也不知道这小子在佩服个什么鬼。

        王静开车赶到博物院,停下车匆匆进门,就看夏队眉目舒缓地……当人梯,肩膀上还顶着个很眼熟的年轻男子。

        林大神?

        王静目光发直。

        虽然刚刚见到过真人,但现在看他这模样,心里还是震惊不已。

        “向左三步,对,就是这儿,翻一翻看有没有。”

        杨玉英手里捧着一碗切好,插着牙签的火龙果和蜜桔,一边含含糊糊地道。

        “没有,我说美人,你到底要我找什么?还不让其他人帮手。”

        博物院里一干工作人员都站在一边围观,也有人喊:“杨小姐,我们可以帮忙。”

        “博物院就剩这一座原装的完整古宫殿,我们每年都要请专家来检修,可谓每一砖每一瓦都细心检查过,真的没有特别的东西……”

        王静抱肩立在一群工作人员身后,低声问:“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

        工作人员也是一头雾水,“刚才陈老过来了一下,那位杨小姐和陈老说了一会儿话,好像说什么她曾经看到过一本古籍,上面记载着紫英殿的楼顶上藏了个百宝匣,里面装有一些皇城司以前留下的小东西,其中可能有那种叫‘不朽’的涂料,如果有的话,这十二扇屏风就能完全修复。”

        王静一时没吭声,旁边的工作人员都笑起来:“怎么可能!我在博物院工作了两年半,可我师父在博物院还没建的时候就在这一片干,这都大半辈子,也没听说……”

        咔嚓咔嚓咔嚓。

        上方忽然传来一阵咔嚓的声响,所有人本能抬头,就见林大神忽然向后一仰身,足尖轻点夏志明的肩头,倒飞出去,夏志明转身的同时搭了下他的小腿,林大神便借力又飞了一截,伸手拽住一株古树,轻飘飘地落下。

        “呼,美人,你要谋杀亲……亲……亲哥哥吗?”

        林官这一连串的反应十分精彩。

        他平时出现在媒体上,通常都是高冷范,但凡认识他的人见到他如今的模样,必要大呼一声值得,但此时现场他唯一的粉丝只有王静而已,连王静也没把注意力转移到他的身上。

        此时此刻,古旧的紫英殿穹顶之上,忽然爆发出一大团色彩斑斓的宝光,光芒直上云霄。

        宝光中忽然浮现出无数金光璀璨的大字,字如行云流水,潇洒肆意——‘惟愿玉英姐姐岁岁常欢喜,事事皆顺意。’

        金字在半空中长久遗留不去。

        杨玉英愣了下,忽觉心口一暖,在这世上,能有几个志同道合的好友,何其幸运?

        整个博物院的专家,简直都要疯了,嗡嗡的议论声四起,外面游客们呼啦啦围拢上来,要不是保安到位的快,恐怕都要把这一片地上的青砖给踩烂掉。

        王静也是瞠目结舌:“我的个乖乖,今儿还多亏了夏队压榨我的劳动力啊。”

        这样的场面,她就是一百个约会那也都得推掉,男朋友能有博物院惊现宝光的现场精彩?

        此时毫无存在感的蒋三已经彻底懵懂,默默举着手机道:“周总啊,你赶紧给我加薪,不加薪可真说不过去了。”

        周总:“……行。”

        至于电视机,电脑前的观众们,人在燕平的,呼朋唤友去看热闹,不在燕平的,也是恨不能在各个地方倾吐自己的震撼。

        半晌,半空中的宝光才一点点收敛了去,工作人员这才敢搬梯子登上屋顶,只见顶上那些瓦片居然向四面竖起,形成一个莲花形状,花蕊的位置,便安置着一个黑色的椭圆形的匣子。

        大家盯着折腾了半天,小心翼翼地将中间的宝匣取下。

        这宝匣四面透亮,是墨玉打造而成,陈老称了称份量,很明显这个匣子里装了东西,并不是实心的墨玉,但外表毫无缝隙,浑然一体。

        没一会儿,专家一通电话直接打到宫中去,不过十几分钟,就又来了三个须发皆白的老专家。

        这几位都是官网上有名有姓的人物,还正经在宫中挂了名号,算是皇室中人,哪怕是如今,敢打上皇室的名号,那也一样都得是厉害人物。

        “这莫不是鲁班盒?但看不出哪里有机关?”

        就算是鲁班盒,终归还是有迹可循,但这东西实在是无处下手。

        其中一个老人家怀里抱着一本黄稠书封的厚册子,打开翻找许久,摇头道,“皇城司百科里竟也没有记载?”

        他不禁深感遗憾:“昔年战火纷飞,皇城司被毁了好多次,留下的档案实在不齐全,可惜啊可惜。”

        几个人围上来专心致志地研究许久,不多时又来了几个年轻人,上了各种先进设备。

        忙忙活活一个多小时,一无所获。

        “难不成真暴力拆解?但那可就是全凭运气!”

        众人面面相觑,哪个都不敢做主,陈老忽然想起来,转头看向杨玉英:“杨小姐,不知道您看过的古籍里,有没有记载着能打开宝匣的法子?”

        不久之前,正是杨玉英玩笑似的提出这紫英殿屋顶上有玄机。

        当时陈老他们根本不相信,更不敢让普通游客随意上去翻找,整个博物院,古建筑寥寥无几,完好无损的,更只有紫英殿一座。

        这地处本是皇城司教学研习之所,共九个开间,连同台基高三十米,墙壁上雕刻的都是皇城司教学场景,属于十分珍贵的史料,整个紫英殿都是一级文物。

        可杨玉英同陈老打赌,她能在紫英殿里找到许多世人如今还不知道的隐秘。

        陈老一时好奇心起,便让她进了殿门,没想到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居然如此博学多才,也不知她从哪里看到的资料,愣是轻轻松松就在紫英殿里找出了三处目前不为人知的知识。

        其一为百叶窗,这百叶窗看似普通,但人坐在某一个位置,竟能从百叶窗中看到窗外三百六十度的景色。

        几个老专家愣是半知半解,没能彻底瞧出其中原理。

        还有,谁都不知道原来紫英殿内,一共藏有三百六十五幅画,每一幅画都在讲一个故事。

        这些画非常的细小,属于微雕的手艺,没有人提醒,他们可能永远不会真正了解墙壁花纹中藏的内容。

        还有最离奇的,紫英殿的匾额是三层匾额,一层套一层,这一点几个专家到是从声音里隐约听出其中确实有异常,但是这匾额可是正经几百年的古物,暂时是不可能破开来一探究竟的。

        杨玉英既然如此了解,陈老就忍不住答应她上去探一探,就连这位小姐只肯让她身边那两位动手,他们几个老头子犹豫了下,终究答应下来。

        人这好奇心就是这般强烈。

        他们这些人的好奇心更重,要不是对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故事十分好奇,他们也做不好眼下的工作。

        杨玉英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要是不让她去试,那陈老的心里恐怕要结下个疙瘩。

        此时墨玉匣子打不开,一行人自然又想起杨玉英来。

        陈老盯着这个年轻的姑娘,心里其实也并不认为她真能成功,但……万一呢?毕竟她已经做了这么多神奇的事。

        杨玉英盯着这墨玉匣子半晌,笑道:“听说这匣子有两种开法,一种是声控,一种是直接上手,两种方法打开以后,里面的东西不一样,古籍里只记载里面有一瓶‘不朽’涂料,别的到是没记载,陈老要试一试吗?”

        一群老人家盯着杨玉英,怀疑她在做梦。

        围观的观众也被逗乐了。

        “声控?是不是还能刷脸啊?”

        陈老更是无语:“小姑娘,我们都急死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杨玉英一本正经地扬了扬眉,向前走了几步,走到摆放墨玉匣的石桌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并不靠近只轻咳了声,朗声道:“匣子,劳烦开一下。”

        陈老刚想说话,眼见这墨玉匣子居然迎风长高了两寸,噗一声,从‘腹部’吐出个小匣子。

        同样是墨玉的,就是小了好几圈。

        众人:“……”

        依旧是毫无痕迹,这回杨玉英客气先向四周拱了拱手,笑道:“我上手试试?”

        所有人都被她镇住,愣是没有一个敢反对。

        杨玉英就走过去很随意地抓起墨玉匣子,翻来覆去地多看了两眼。

        陈老捂住心口,只觉心口扑通扑通乱跳。

        另外几位老人家也是吓得浑身哆嗦。

        杨玉英伸手握住匣子,轻轻一拧,小小的匣子就分成两半,这回终于掉落了一只小瓷瓶。

        夏志明走上前一步,叹道:“数百年时光……这东西恐怕留不住。”

        杨玉英笑了笑:“我们收到了,便极好。”

        说着,她把匣子放下,在陈老叠声呼喊中到底没有打开玉瓶,反而把东西递给了旁边的工作人员。

        眼看着小玉瓶被三个工作人员保护好,陈老才松了口气,转头一看,无论大匣子还是小匣子,居然都又严丝合缝地闭合,他试探着学着杨玉英的模样,先伸手拿起小匣子,轻轻一拧!

        众人虎视眈眈中——小匣子特别给面子,居然还真动了,噗地喷出一股子粉末。

        “阿嚏,阿嚏!”

        呛得陈老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工作人员更是吓了一跳,杨玉英连忙安抚:“放心,应该不是什么要人命的东西,再说,就算是放上几百年也失效了。”

        陈老愣了下,不信邪,还要去试,两个工作人员一左一右地死命把人拖住,额头上汗水直冒。

        杨玉英并不卖关子,轻声道:“开这匣子需要特殊力度,我再试试这大匣子?”

        一干工作人员现在可不敢把杨玉英当成普通小姑娘看待,现在他们已经半只脚踏入神秘学的领域去,怀疑这匣子真有认主的功能,而眼前的小姑娘就是它们的主人。

        杨玉英上前一步,伸出手同样按住大匣子的顶端,轻轻下压,整个匣子四壁上下左右交错,很快就由椭圆形变成了‘博古架’的模样。

        一块玉佩,一只铜壶,一个只有半个巴掌大的小卷轴,并两个小巧的钥匙被安置其中。

        陈老:“……”

        杨玉英有一瞬间感觉,博物院的这些工作人员很想把她捉起来仔仔细细地解剖研究一下。

        “这铜壶里装的应该就是‘不朽’,这种涂料非常特殊,哪怕几百年过去,处理一下依旧能用。”

        杨玉英顶着这些可怕的目光,艰难地约好了过几日再来完成修复工作。

        夏志明眼见围观的越聚越多,当机立断,伸手拽着杨玉英和林官挤出人群,把同样看呆了眼的王静招呼过来:“我有点事,你把玉英和林官好好给我送回家去。”

        说完又叮嘱杨玉英:“你最近虚耗严重,好好在家休息,我去给你抓一副养神的汤药,你先吃半年。”

        杨玉英:“……老夏,你变了。”

        林官:“哈哈哈哈,活该!”

        他一声笑完,又赶紧闭嘴,面上有点尴尬,连忙特别殷勤地凑过去嘘寒问暖:“玉英哪里不舒服?我介绍个名医如何?”

        杨玉英翻了个白眼。

        林官可能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笑得这么得意,当年夏志明婆妈起来,唯一会倒霉的只有林官,杨玉英从来都是负责‘哈哈’的那位,现在可算是让林官这小子找回去一次。

        夏志明也笑了,亲自把杨玉英和林官送上车去,低头冲王静和那小警员一笑:“路上小心,慢一点开。”

        小警员激动得脸颊飞红,连连点头。

        车已经开出去半截,还翻来覆去地道:“夏队长好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