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罗天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惊人举动

第四十七章 惊人举动

        “哎呀,要遭。”

        他暗惊,便见远处袭来一缕浮光,也不知是谁在暗处出手,泛着诡异的墨绿,在空中一闪而过,很是鬼魅,却有令人惊悚的气息从上面散而出,宛若一条淌着毒液的毒蛇。

        祁山扭动身躯,在空中打出一拳,顿时光辉弥漫,拳劲爆射,煌煌之威惊人,化作一道汹涌的狂风,迫使身躯跃向另一方。

        “呲!”

        那道光亮极具穿透力,灵活至极,擦着祁山击出的劲风薄弱处潜行,两者相触,居然能溅起丝丝火花,在空中一闪而过。

        就是这么一下,祁山的去势被阻,身后远处那蔽天的符文宝术便要追击上来。

        一片汪洋,大泽之水气息恐怖,出沉重的涛声。还有硕大的山丘,上面沟壑道道,带着荒古的神韵,似横跨了时间,从久远之时降下。更有数之不尽电光与神辉,在漫天激荡,产生闷雷一般的震响。

        这些便都是身处山脉之中的众人所激出的符文宝术,连成一片,遮蔽半边天穹,宛若灭世之灾祸。

        “嘶……”

        祁山只是稍稍一瞥,便觉大惊,屁股着火似的赶忙逃窜,极其惊险的躲过数次危机,与无数闪电擦肩,跟漫天神辉交错,伴着惊涛的轨迹潜行,踏着山峰的脉络向前。

        这太惊人了,在场无人敢如他这般大胆,在宝术的神光之中来回窜动,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

        这太危险,稍有不慎会直接被无数的宝术炸成肉泥,但他就是做到了,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一次必杀之局,显得从容。

        “轰隆隆!”

        那座之前祁山身处的山头直接炸碎,无数符文宝术倾落,迸射出满天飞灰。

        “好险啊。”

        祁山轻呼一口气,刚才并没有那般轻松,整个人精气神提到极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若非他精气浑厚,身法灵活,刚才怕是很有可能遭劫。

        “嗡!”

        半空突然一声铮鸣。

        一大团符文自远处急飞驰而来,化作一尊天障将他困于其中,精芒四射,宛若群星在闪烁。

        “哈!”

        有人大喝一声,符文轻颤,数不清的丝线将符文间相连,天障变作一片大网,亮灿灿的,将这一域染透,很是神秘。

        下一刻,大网再度生变化,有丝丝氤氲之气飘散而出,化作雾霭翻涌,逐渐将这一片区域笼罩,再过了片刻,蕴蓝的水光浮现,波光粼粼,浮色跃昕,宛若置身海疆之中。

        “是琳琅福地的合纵困敌之法,嘿嘿,那小王八蛋有难了。”有人顿时大笑出声。

        琳琅福地这边数位弟子连同那个被祁山嘲讽的人一起祭出符文,化作这片大泽,将祁山困在其中。

        “运转,将那家伙炼成渣子。”那人轻喝一声。

        这几人气息强盛,均是数次出尘之人,又极为擅长合纵之法,催符文之中神异,顿时使得大泽波浪涛涛,稀雾缭绕,泛着惊人的神韵与光彩。

        在大泽之中,祁山如置身水底,有无穷的重水在身,压迫身躯脏腑,有异样的气息在蕴蓝之中流淌,附着于体表。

        “滋……”

        祁山体表弹出电花,被其撑起的精气一阵颤动,似要消散。

        这片大泽之中的莫名气息居然能腐蚀精气,这太惊人,祁山都被吓了一大跳,若不及时逃出,那乐子可就大了。

        他取出骨刃,也不保留,精气神凝聚而起,顿时浑身精气激荡,神光阵阵破体而出,当精气卷如骨刃之时,只可见一到刺眼的光芒出现,刀刃上直射出数尺长的刃气,整个骨刃在这一刻恍若神兵。

        他挥刀,一道惊人的刃气激散而出,宛若长龙腾空而起,带起轻吟,直直碰撞在那层符文幕布之上,顿时符文摇颤不止,整个水泽都在沸腾。

        “他在里面折腾,不要让他出来。”之前被戏耍的那人恨透了祁山,咬牙道。

        祁山又挥出数片刃气,欲割裂天穹一般,与符文的神异产生碰触,一时间嗡嗡作响,大泽水汽蒸腾。

        “不行,快撑不住了。”

        “海疆大泽破了。”

        只听翁隆一声,大泽炸开,符文也被冲散。

        祁山从中跨步跃出,头也不回的往前猛窜。

        “琳琅福地的人不行啊,这都困不住小混蛋。”

        “你什么眼神,没看到那小东西手上拿的是什么吗,那是骨宝啊,不可多得之物。”

        “快追,小混蛋要逃。”

        众人蜂拥而至,朝祁山追去,半空再度亮起无数的符文神辉,宝术也不时洒落,将他往另一处逼赶。

        大伙儿都学聪明了,绝不能让祁山近身,这家伙太坏了,把人当盾用,替他承受宝术攻击,不少人恨的牙根疼。

        “这群人疯了吗?”

        祁山此时只能逃窜,这么多人的杀招全都往他身上扔,人数太多,宝术铺天盖地,让他都有些疲于奔命,怀中抱着个烫手山芋,走到哪都是目标。

        他自数人宝术封锁中狼突而出,挥手击出一道刃气,与另外一处袭来的宝术碰撞相互泯灭,而后不得以硬抗了一记符文的冲撞,顿时身躯轻颤,体表的荧光都稍显暗淡。

        人太多,都是门派弟子,个个身为天才,这等合力之下的气势能让人胆寒,祁山能在这么多人的攻击之中活蹦乱跳到现在,已经极其惊人了。

        不得不说他太招人恨,刚才的损招这时也显露出其后果来。

        “你们不让我得宝,我也让你们得不到。”

        祁山的轴性子作,有些急眼了,他捧起石胎,做出惊人的举动,也不管这东西能不能吃,直接张口便咬下。

        “嘎嘣!”

        令人牙酸的声音穿出,众人无不咧嘴,都替他感到牙疼。

        “小王八蛋疯了,这是什么,这是补天石胎啊,炼制宝器的宝贝,不是吃的东西,也不怕被里面蕴含的神异之力弄死。”有人瞪大眼睛,被惊到无以复加。

        “观他的作为,莫不是真的失心疯了,这东西不能吃,对自身无益啊。”

        “嘿!牙要崩碎几颗了?这是报应。”

        “噶蹦蹦!”

        又是一连串的脆响,众人定眼细看后都被惊呆。

        哪是崩碎牙齿啊,石胎上那两个豁口是什么东西?那小混蛋嘴里嚼的又是什么?他还真的把石胎当宝药吃了,这到底是哪跑出来的野人,到底知不知道何为宝贝。

        祁山大口咀嚼,眸子却转动不停,在寻找哪里适合突围,他费力的将口中石胎咽下,差点没被噎死。

        “笨蛋,你找死啊,这东西不能吃,赶快吐出来。”沛儿在暗处远远喊道,她已经快被祁山这家伙给惊到呆滞了,什么东西都敢吃,这家伙才是体质特殊吧,上古食金兽也不敢吞这东西,他到底哪来的勇气。

        石胎是何物,上古神人补天时的遗留之物,可炼制宝器,却从未听闻这东西能吞服。

        “天呐!混蛋你找死也不要浪费宝物啊!”有人怒不可遏,补天石胎不可轻得,用一块便少一块,是难得的异宝,却被人如此糟践,那人心疼的要滴血了。

        “噶蹦蹦……”

        祁山像是抱着一枚大果子在啃食,两眼溜圆,精气透体而出,身躯之上煌煌一片,他在小心戒备,只要这些人一乱,他就能趁机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