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罗天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镇压

第四十章 镇压

        三人欲逃离,却被阻下,祁山气势正宏,战意强盛,强逼那两人停下脚步,沛儿俏脸生怒,两道神纹化作苍鱼,带着杀机,拦下另一人。

        “你敢!”被沛儿拦住的那人心痛自己的符文碎裂,更被神纹中蕴含的杀机所惊,不禁出声。

        沛儿似乎对潮崖宗有一种恨意,以至于此时的神纹上带有凌厉的杀伐之气,再不似以前那般灵动缥缈,而是变得森然,动静之间传出骇人的波动。

        “你看姑奶奶敢不敢。”沛儿冷声道。

        而后轻挥小手,神纹再度变化,当空一卷,如两条长蛇尾相连,化作一轮圆刃,晶莹圆润,刀锋寒光闪烁,散出阵阵冷意。

        圆刃在半空兀自转动,而后突然激射而出,化作利箭,似奔雷而行,出呼啸,将空气都给割裂,在空中留下一道浅痕,无数的曦辉自圆刃上射出,绚丽而刺眼。

        面对沛儿的那人心中顿时一冷,他认出了这是什么,是强者自身精气神所化的神纹,虽剥离自身后战力十不存一,却也能堪比宝器,蕴有神异,不是一般人能持有的。

        这小姑娘能有神纹护身,身后定有长辈是一域强者,不可小觑。

        “可恶!”

        那人暗骂一声,内域灵山欲现的当头,真是风云聚散,哪怕是自己师兄弟三人随便遇上两个都是这等强人,这两个小家伙真是强的离谱,让人心惊。

        他唤回所有符文,光芒弥漫,翻手间便化作一条长蛟,数丈长,粗如巨木,鳞甲必现,有不弱的宝光四散,气息煌煌、苍莽,真如一头荒古蛟龙一般。

        这是他的法,昔日用此法在门中脱颖而出,获得与之相对的地位,今日也必将能用此法将敌手败于此地。

        圆刃晶莹剔透,散着璀璨耀眼的曦芒,宛若一尊大日,滴溜溜的转动着,急向前。

        长蛟蜿蜒,荒莽之气飘散,大张巨口,出咆哮,震动山林,无数飞叶飘落,向前俯冲。

        “嗤!”

        圆刃与长蛟相击而过,在空中交汇,出一声轻响,似败革破碎之声。

        长蛟窜出老远,在空中挣扎,似受了重伤一般,而后通体僵直,蛟与躯干分离,竟是被圆刃断为了两截。

        “啊!”

        那人痛苦的喝叫一声,圆刃上刃气飞散,在断开长蛟之时,刃气也作用于符文之上,使那人身躯受到震动。

        “噗!”

        长蛟炸开,符文显化,其中两枚符文轻颤,再度破碎,蛟龙法不敌神纹所化的圆刃,无一击之力。

        “怎么可能!”

        被祁山缠住的两人心头震动,被沛儿的手段所惊。

        “小心!”蓝袍少年惊呼。

        却是瞧见祁山正朝那操纵金剪之人飞扑而去,携无匹巨力,抡拳如弯弓蓄力,凶狠击出,拳风呼啸,呜呜作响。

        “嘭!”

        又是一声闷响,那人符文撑起的光辉被震碎,身躯更是被崩飞出去十多米远。

        “战斗中分神可是大忌,你们难道不懂吗?”祁山眸光灼灼,紧盯那人。

        那人气急,潮崖宗的名头在这人身上毫无作用,尤其是那女娃,更是起了杀机,三人对付两人居然还不是敌手,说出去谁信。

        三人都无比的憋屈,平日里被人恭维,称为天才,今日遇上这两个年纪远远小于他们的人才明白,人外人、山外山,玉州广袤无边,天才何其之多,现在便已遇到两个。

        “啊!”那人郁闷到大吼,声动四野,被一个孩童逼迫到如此地步,实在是耻辱。

        他通体灿明,泛起道道神辉,精气神在这一刻凝聚到顶点,符文在他的头顶轻颤、沉浮,有雾霭自符文之中漫出,显得很是神秘。

        雾霭垂下似烟瘴,将他身形笼罩,使其变得朦胧,却又杀机隐现。

        一旁的蓝袍少年心惊,忍不住出声:“你在做什么,不要做傻事。”

        “咻……”

        一枚符文刺破烟尘,呼啸而出,荧光暴涨,绚丽而夺目,有使人惊悚的气息在符文上流淌,充满了狂暴。

        那种气息充满了不可控,能让人惊惶,祁山已感到一股威胁,体表一阵冷,似有灾祸降临。

        他急退,身子化作一道电光,以他现在能达到的最快度远离此地。

        “轰隆隆!”

        无比沉闷的巨响传出,数十米内的巨大古木被剧烈的冲击震碎,化作齑粉,泥土被掀起数丈高的尘灰,此地宛若一颗天星坠地,被炸出一块深坑。

        “壮士断腕,居然舍得引爆符文,那家伙倒也果决。”祁山堪堪避过爆炸,随着余波退出这一地。

        再观那人,此时气息萎靡,脸色白,引爆符文对他来说是巨大的负担,严重破坏了精气神的稳固,遭到了反噬。

        “想走?”

        那人被蓝袍少年搀扶,两人快往后退去,另一边与沛儿缠斗的那个家伙此时也已奔逃,数次避开沛儿的杀招,身躯染血,受了不轻的伤,却头也不回。

        沛儿先他一步上前,柔躯似柳絮随风而动,伴着风的轨迹前行,度极快,追了上去。

        祁山自然也不会落下,双腿一蹬地面,在轰隆之声中弹射而出,身躯宛若飞矢,一步便是百米。

        三人之中唯独只剩蓝袍少年未受伤,他不时出手,祭出符文扰乱祁山与沛儿追逐的步伐,心中暗恨,这次真是踢到铁板上了,也不知这两个娃娃到底是那一派之人,天资如此的惊人。

        三人一齐都无法阻挡祁山二人,更不消说他独自一人面对祁山与沛儿,根本无法抗衡,追出数里之后,那三人被他俩追上,拦住了去路。

        “你们当真要与潮崖宗为敌不成?”蓝袍少年冷声问道,面色阴沉如冰。

        沛儿嗤笑一声,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潮崖宗并非人人惧怕,与你们为敌又能如何?你们还不是被我们像狗一样追撵。”

        祁山侧目,认识这丫头到现在,还是头一次听她说荤话,与她之前的气质不符啊。

        那三人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心中的怒气已蓄积到顶点,似欲要爆的火山。

        沛儿不再跟他们废话,而是直接动手,圆刃转动间搅动空气,散出极强的劲气,挟无匹的锋锐从天而降,直指那三人。

        三人同时抬手,符文密布,相互纠缠,形成一堵墙,一堵透明却又散着曦辉的无形壁障。

        他们都是数次出尘之人,符文更是自身精华所凝聚之物,很是非凡,三人共同抵挡,不是一个人可以比拟的,哪怕是神纹所化的圆刃,也被牢牢抵住,使其不得寸进。

        祁山跨步上前,他一动,那三人顿时一惊,盖因他的力道实在堪称恐怖,还有那身雄厚的精气,加之在一起所产生的战力使得三人都为之心惊。

        他迈动步伐,每一步都极快,十多米的距离瞬时跨过,气息宛若太古猛兽,暴烈、凶猛,眸子紧盯三人,眼中光芒灿灿,摄人心魄。

        “嘭!”

        祁山的铁拳与那三人撑起的壁障碰撞在一起,非常直接撞击,下一刻爆出万道光辉,绚丽而耀眼,劲气四溢间卷起无数尘土,气浪翻滚,古木被余波触及,顿时炸裂。

        太过狂暴,这是纯粹的力量碰撞,毫无花哨。

        壁障在震动,似沸腾的滚水,三人符文联合一起,竟差点被祁山一拳轰碎。

        沛儿看准时机,挥动小手,圆刃上再度爆出光芒,而后化作闪电,直直刺入符文壁障之中。

        “嗤……”

        圆刃在剧烈转动,卷起气浪,在切割,三人的符文璀璨,如星辰一般闪烁,抵抗着圆刃。

        不多时,泛着荧光的壁障别切开一道透彻的口子,而后炸开。

        “噗!”

        三人口鼻喷血,尤其是之前引爆符文的那人,伤势加重,若非有旁人搀扶,此刻怕是会直接软到在地。

        祁山爆射而起,携凶威出击,身上撑起数尺高的曦辉,血气翻涌间出嗡隆的声响,势若奔雷,照着蓝袍少年攻去。

        他大力无比,铁拳抡动,击在那人胸口,直接震散他的护身精气,劲气直透内府。

        “啊!”

        蓝袍少年惨叫一声,口鼻之中的鲜血再度喷涌而出,在这一击之下受了不轻的伤势,身躯更是横飞出去,撞断一颗古木才停下。

        祁山毫不留手,一脚蹬在之前与沛儿缠斗的那人肩头,顿时骨裂之声响起,那人也惨叫着飞出老远,摔在地上没了动静。

        最惨的便要数这个引爆符文的家伙了,他被祁山一拳打在脑门上,直接两眼翻白,昏了过去,若非祁山最后留了力道,不然这家伙的头颅都会炸开。

        这一次冲突,祁山与沛儿压着三人打,尽占上风,尤其是祁山,巨力无匹,携雄厚精气,使得那三人根本无力抵抗,以八岁幼龄达到如此程度,堪称恐怖。

        (求收藏和推荐啊,各位亲们,助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