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罗天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内域

第三十七章 内域

        两人此时身处一处险峰旁,四周雾霭缭绕,云烟氤氲,灵气逼人,葱葱绿意点缀,绚丽的飞鸟在绿景中起舞、鸣叫,生机盎然。

        有飞瀑自险峰垂落,宛若九天悬河倒灌而下,似人间仙境一般,是一处难得的美景。

        “这是一处福地,在此修炼比平常之地要快出一倍。”

        沛儿直言此地不可多得,若非时间受限,在此处久居会有大裨益。

        她观过宗门中典籍,又有师兄提点,对于秘境自是熟悉,故祁山跟着她,前来探寻内域入口。

        秘境分内外,自成天地,互不相连,只有特定的入口才能进入其中。

        沛儿知道他欲用剩余的宝药锤炼自身,所以用了两日将他带到此地,这里是宗中典籍所记载的通往内域的门户,也是一处福地。

        “看到那上面了么,那里便是进入内域的门户所在了。”

        沛儿所指之处,正是独峰之顶。

        此山高有百丈,很是斜峭,飞瀑自峰顶淌下,溅起无数水花,如云似烟,沛儿告诉他,那上面有一口神泉,无根而生,日夜往外喷薄泉液,永不停歇,神异无比。

        “你若要吞食宝药,当在峰顶为最佳,那里是此地的灵眼所在,汇聚四方灵气,很是不凡。”

        祁山点头,两人顺峰而上,攀石直跃,化作两道流光。

        峰体上有苍劲的古木攀在石壁之间,不屈的生长,又有嶙峋峭壁突兀生出,极其陡峭。

        但这些丝毫不成阻碍,反倒成了助力,两人脚下轻点石壁古木,身形如利箭急射而上,似两道电光在相互追逐。

        不多时,两人便跃上了峰顶,这里是一处平台,布满花草,有灵碟在花儿间飞舞,散着清莹的薄光。

        在正中央处,有一口三米宽的泉眼,清泉之水潺潺流淌,泛着五颜六色的波光,宛若大日照耀下的彩虹一般夺目,浓郁的灵气扑面,似要从毛孔钻入身体,使人身躯通泰,一阵舒爽。

        “真是一处宝地。”祁山感叹。

        “那是自然,这还只是外域,内域更为神异。”

        “这神泉之水可以喝吗?有什么好处?”祁山好奇问道。

        “虽是神泉,却并没有神效,泉眼喷出的只是普通的泉水而已,只是此泉无根,才显得神奇。”

        沛儿替他解惑,又道:“这泉眼便是门户,你赶紧服用宝药,待会我们要跳进泉眼,进入内域。”

        “好!”祁山应声,弄懂了便不再多语。

        盘坐在地上,取出宝莲与沛儿分他的那半株宝药,逐一吞食。

        如此多的宝药化作的精气是巨量的,一入腹便化作涛浪在体内席卷。

        换做之前,定会起波澜,但此时有精气所化的灵液为引,收服这些宝药所化的精气不算难事,当即用血气挤压,用灵液引导,将这巨量精气镇压,转化为灵液融入其中。

        过程不长,甚至可以说是短暂,短短一刻钟,便已结束,这期间除了口鼻有神霞喷涌外,再无其他异象,足见他容纳精气的能力之强悍,再度积攒,气息愈厚重。

        沛儿眼中异彩连连,虽无法看出他体内情况,却也能通过气息感应到他的前后变化。

        她因体质特殊,不怕宝药所化的精气太足而伤体,但常人却没这个本事,谁敢这么食用宝药?会直接被撑炸的,但祁山就做到了,而且算是平静无波,传出去会惊到无数人。

        祁山睁开眼,两道光束如电射出,刺破雾霭,峰顶似划过一道闪电。

        他感受着体内愈强盛的灵液,若是换成精气,绝对是海量,无人可比,但自己还需积攒,这些灵液并不足以使自己冲击顶峰。

        站起身,骨头“噼啪”作响,外溢出的一丝精气将衣衫撑起,荧光自动透出,很是绚丽。他觉得自己的个子似乎都在长,只是很难察觉。

        沛儿暗诽,真是个怪物,从未听闻过有谁能在开窍境达到如此程度,这家伙是要成前人所不能成之事啊。

        “我好了,咱们动身吧。”

        沛儿收回目光,点点头,带头来到神泉旁,指着泉眼道:“直接跃如其中便可,师兄跟我讲过,此处门户与进入秘境的门户类似,进入其中后都会随机出现在内域的某处。”

        说完她伸出手,道:“内域不比外域,里面更加凶险,凶兽数量堪称恐怖,若是运气不好直接掉进兽窝那就倒霉了,你拉着我,咱们一起,互相照应。”

        她说的大方,祁山自然不憷,上前握住她的小手,顿感手中一片温热,沛儿的柔胰似一块软玉,肤如凝脂。

        他暗道这小丫头如此年纪便已有这般媚态,长大肯定是祸水级别,想着手上还稍稍捏了一下。

        沛儿白了他一眼,道:“别乱动。”

        “走吧!”祁山咧嘴一笑。

        沛儿深吸一口气,拉着他跃下神泉,“噗通”一声,两人顿时被水淹没。

        一入水,两人便以精气撑开水流,身躯往下坠落,泉眼内宛若一条甬道,四周均是方石堆砌而成,壁上还泛着微光,星星点点,如灿星闪烁。

        身处水中,下坠之时耳中居然传来风声呼啸,更有劲风吹拂面庞,很是古怪。

        持续坠落,少顷,眼前便出现一道透亮之色,似一道幕布横于眼前,有景浮现。

        是一处巨大山林,巨木参天,苍劲古老,不知生长了多少年岁,入目之处全被深绿色覆盖,铺满大地。

        “哎哟,要掉下去啦。”祁山怪叫一声。

        耳边风声强烈,四周水汽已消失,祁山回头,只见天上洁云朵朵,天穹如盖,湛蓝一片,刚才穿过的甬道已经消失无影好似从未存在过一般。

        大地似无边际,入目是成片的古木,也不知多高多广。

        “唳!”

        突闻一声刺耳的禽鸣,能穿金透铁,声音中带着直刺神魂的锐利,使人心中悸动。

        祁山扭头,便见远方天空中一只巨大的凶禽浮空而动,泛着银光,身躯上披着一层鳞甲,银芒灿灿,巨大的凶喙如钩,漆黑一片,在尖头处还有一抹血红,似是才饮了猎物的血一般。

        身下三只利爪,宛若枯木苍劲,有寒光闪动,能洞穿山石,堪与金铁相击。

        飞禽凶威逼人,它震动羽翅,携起狂风,似一道电光急射,极其快,竟是朝他们扑来。

        “运气不会这么差吧。”

        祁山戒备,精气透体而出,在体表撑起一道光辉,沛儿也是如此,两人还在下坠,身处半空,无处借力,需小心应对。

        凶禽凶威极盛,还未到近前,便有一股逼人的气息袭来。

        “唳!”

        又是一声戾鸣,刺耳无比。

        凶禽的眸子紧盯两人,羽翅一震,禽躯便已急射出三十多丈,化作一道银光,离两人不足百丈远。

        祁山已经取出了骨刃,用另一只手持着,沛儿眉心的神光铮亮,有两道神纹从中射出,只见她素手轻弹,神纹便化作两道游鱼,激射而出,在空中跳动向前,真如两条戏水的鱼儿一般。

        半空挂起一阵狂风,那是凶禽扇动羽翅所致,劲气袭来,将两人卷起,宛若风刃切割,在两人身上撕扯。

        “嗤嗤!”

        两人身前撑起的荧光泛起波纹,与狂风抵抗。

        沛儿轻弹纤细的手指,两道神纹在空中一震,瞬间化作两道硕大的剑刃,寒光冷冽,锐气袭人,呼啸而出,直指凶禽。

        “咣!”

        神纹与凶禽碰撞,出闷响,似击在洪钟之上,凶禽胸口与剑刃相击之处冒出火花,有数块鳞甲被崩飞,淌出鲜血,而后被大力推出老远,出一声痛鸣。

        “好硬的鳞甲,这头凶禽竟然能抵住师兄的神纹。”她轻诧,竟是一击之下刺不透。

        沛儿星眸轻眯,而后冷哼一声,那两柄剑刃合二为一,化为一柄更为巨大的巨剑,煌煌之光散射而出,有慑人的气息流淌,如天星坠下,从天而降。

        “斩!”

        沛儿轻喝一声,巨剑朝凶禽兜头劈下,势若奔雷,剑刃上弹射出电花,劈啪作响,将空气都灼烧。

        凶禽一阵心悸,震动羽翅扭身便要远离。

        巨剑携万钧之势垂落,凶禽堪堪避开禽,被巨剑斩在翅膀上。

        “断!”

        沛儿轻咤。

        羽翅上无数鳞甲崩飞碎裂,巨剑锋利无匹,寒光烁烁,在“咔嚓”一声脆响中,羽翅被巨剑齐根斩断,自它身上脱离。

        “唳!”

        凶禽吃痛,出惨烈至极的痛鸣,而后维持不住身形,在空中打着旋坠下。

        两人离地已不足百米,古木在眼中迅放大,祁山将沛儿轻轻一抛,让其稳稳落在一根巨木树杈之上,而后他直接压断一根古木坠在地上,出“轰”的一声。

        而此时,凶禽也已坠下,砸断数根巨木,传出凄惨鸣叫,滚出老远,在地上不住的挣扎,断翅处血涌,淌了一地。

        “内域果真凶险,连凶兽都要比外域强大许多。”祁山自断木下跃起,面色严肃。

        “当然,师兄交代过,到了内域千万小心,不可大意。”

        头顶传来沛儿的声音,她也落下,小手轻拍树干,如灵巧的蝴蝶一般飘然落地。

        (收藏和推荐啊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