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罗天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搏杀

第十章 搏杀

        祁思远震退一个鬼面人,而后扑身而上,五指成爪,携擒龙之威,神辉障住那人周身,如封天之罩,将其困在其中。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咔……”

        骨裂声响起。

        祁思远的手自鬼面人胸口抓过,撕扯出五道深深的爪痕,使其胸口肋骨撕裂数根,塌陷下去,黑红的血喷涌而出,身子都快被这一爪扯断。

        祁思远此时宛若战神在世,神威惊人。

        他与人拼斗,凶险之极,鬼面人不畏生死,只求伤人,而他要护着祁山母亲,更是拼命。

        霞光激射,狂风倒卷,天地在此刻为之一清,云层都被搏杀下的劲气绞碎,山峰被撞破,大河之水被吹上九天,如瓢泼大雨般落下。

        “嘭!”

        一个鬼面人身子剧颤,被祁思远一脚蹬中后背,荧辉暴涨间,那人飞射而出,身子在半空炸开,化作血泥。

        祁山的视线跟随几人的打斗,此时心神激荡,向往不已。

        祁思远再度上前,迎着另一人轰出一拳,拳劲凶猛,如雷似电,汹涌间伴有符文生灭,在那人身上炸响。

        那人之前本就被打身躯开裂,此时被拳劲袭身,更是承受不住,身躯急倒飞而出,有数道血光迸射,开裂更为严重,在撞破一座小山后断为数截毙命。

        他战到癫狂,丝狂舞,气息如大妖凶猛,与剩余的三人战成一团。

        电光闪烁,曦光环绕,碰撞之声震响,伴有血液洒落。

        一人再度爆裂开,身子在半空碎成血与骨,五个鬼面人除去三个,还剩其二。

        几人拼杀余波改变天候,飘落的雪花消失,云层被绞灭,大日当空。

        祁思远已经开始搏命了。

        怒吼震天,大地裂开数道裂缝,似有大妖在此逞凶。

        鬼面人中原本那个被扯下一条臂膀之人,此时被他击穿胸部,脏腑被震成碎泥,黑红的血淌出,而后被祁思远周身的劲气绞灭干净。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小心!”祁母惊呼。

        另一个鬼面人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祁思远的身后,一掌拍出,凄风阵阵,黑雾似淌着墨,其中有诡异的符文涌动,印在他的后背。

        祁思远横飞而出出数十米,喉间涌出鲜血,大口咳出,背部印着一个漆黑掌印,其形状犹如狞笑的鬼头。

        领头者一直在旁观战,并未参与其中,此时见他飞出,便要上前擒住祁母。

        祁山看的心惊,恨不能上前与之大战。

        祁思远一直留意着他,见此情景,一声震动山河的大吼,长舞动如魔神,急自远处而至,周身卷着辉光,如熊熊火炬,其势惊人。

        他抡拳而上,大力无比,如从天降下的流星,空气都被引燃,刹那而至。

        “当!”

        震响传出,大地轰鸣。

        领头者被震出百米多,身上环绕的黑雾都稀薄了些,撞破一座山头,将大地砸的塌陷。

        “思远,你怎么样?”被护着的祁母急切问道。

        “我没事,你护好自己和山儿,若情形有变,你便先带山儿走。”祁思远对祁母嘱咐道。

        “不,我与你一起。”祁母面上似有一层薄雾,阻着颜容,让人看不真切。

        “嘭!”

        一声大响,地面爆开,从中跃出一道人影,正是恶刹的领头之人。

        此时这人面具破裂,露出一张枯树皮般的脸,薄眸中寒光阵阵。

        “贤伉俪真是情深义重啊,若你此时离去,我便不为难尊夫人,不然,我只能先杀了你幼子!”

        “好大的口气,我便在此等你来战。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祁思远丝毫不惧。

        他主动出击,眸间神光激烁,宛如大日正明,刺出两道神光,动静间有神霞散出,周身如火炉,血气笔直冲天,若滚滚狼烟,浑身血气在这一刻凝到了极致。

        若非旧伤在身,对上恶刹领头者他也完全不惧,但护着妻儿,不敢有丝毫大意。

        他引燃了自身所有精气,以气血催动,朝胸口涌去。而胸口正中心此时泛起万道神霞,心脏跳动之声如震天雷鼓,血气奔涌间似涛涛大江,有奔浪之音。

        他在强开神封地窍!

        “轰!”

        血气如渊,蒸腾而起,周身无数符文飞舞,似有神焰点燃空气,瞬时间神光万道。他身后升起一道虚影,宛若擘天巨人,撑起天穹。

        “吼!”

        一声震动天地的巨吼,那有符文所化的巨人仰天怒啸,剧烈的震动使得雪原颤动,山峰雪崩,江河之水沸腾。

        巨人抬起巨大的脚掌,朝着领头人踏下,如巨峰坠地,激起风云。

        领头之人周身黑色雾霭翻腾,将其隐在其中,看不真切。

        那黑雾似一条漆黑的墨色飞龙,自雾霭中飞出,缠绕巨人的巨大脚掌。

        巨足踏下,似要击沉大地,墨色飞龙紧紧缠绕其上,欲要将其勒断。

        两者斗是符文所化,另一层面的碰撞。

        “给我破!”

        祁思远怒喝一声,身上血气再度盛上一截,巨人身躯更加凝实,宛若实质,周身神光一震,绞碎墨色飞龙,气势不减,当空踏下。

        “轰隆隆……”

        大地塌陷了,巨足踩落领头人,踏入大地,激起百丈烟尘,耸立的孤峰在这一刻化作齑粉,地面震动,大江之水迸射而出,浪头掀起数十丈之高。

        领头者被陷于大地,雾霭稀薄,浑身骨骼扭曲,胸口塌陷,身上不知断了多少根骨,有血液自身体淌出,模样凄惨,但并未死去。

        他的身躯似雪般缓缓消融,与周身黑雾化为一体,自地底深处腾飞而出,如一团墨水在空中舞动。

        它扑向仅存的鬼面人,雾霭染上那人躯体,渗透进去,而后那人的身躯也消融开来,融入黑雾当中。

        不多时,黑雾团起,再度凝聚出领头者的身躯,上面断骨的伤势消失,恢复如初。

        “嘿嘿,强开神封地窍,想必你也不好受吧。”领头者嘶哑出声。

        “灭你足以!”祁思远喝道。

        话音落下,巨人再度踏足。

        领头者身形急闪,黑色雾霭透体而出,化作滔天巨浪,将巨人堙没其中,天地都为之一暗,似地狱在人间显化。

        雾霭朦胧,外人看不到其中,只闻巨响回荡,劲气激射,残破的大地再度轰隆作响,黑雾所过之处,冰雪融化,大地被化为腐泥,诡异非常。

        雾中不时有神辉乍现,透过茫茫雾色,而后又有巨吼传出,那是巨人的怒吼,符文在其中生灭,似神人在与地狱中的恶鬼搏杀。

        大地震动,雾霭中突兀的生出万道霞光,巨人的身影显现出来,似在仰天狂吼,却未有声音传出,在下一刻,巨人突然爆开,化作万千符文,破灭黑雾。

        两人的身影浮现,一个如大日般光明,神辉环绕,犹如神祇。另一人浑身漆黑,诡异的黑潮在围绕周身,浓墨一般。

        两者在碰撞,在搏杀。

        祁思远的身躯之上,有数道伤口,深可见骨,上面还有黑气在跳动,是在腐蚀他的身躯。

        领头者半边身子淌血,左臂折断,有骨茬刺出,肩头被打裂。

        两者再一次碰撞,使废墟一般的大地再度震颤,引动九天风云,符文生灭间,伴有血色的光霞。

        领头者浑身黑雾已经稀薄不可见,身上伤痕换做一般人早已毙命,但他却依旧存活。

        祁思远此时已经开始喘息,强行冲开神封地窍后的后果此时开始作。身躯晃动,气息比之先前已在慢慢衰落,已伤到了根基。

        “咻……”

        一道黑影自天边袭来,度快到极致。

        是一根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粗长利箭,其上伴有符文,跳跃着电光,如雷光在空中炸响,燃烧空气。

        “噗……”

        利箭穿透领头者的头颅,而后符文炸开,将其身躯炸碎。

        领头者毙命!

        下一刻,天边有数道人影急飞来。

        最前面有两人,其中一人眸子里有无数符文幻灭,神光灿灿,如旋涡一般吸人心魄,身背半人高的大弓,弓身由妖兽骨所制,上面有异光浮现,凶气顿生。

        另外一人身着金袍,浑身金光环绕,瞳仁金黄,眸中生出道道金霞,似两道金色电光,威武至极。

        两人身后各自跟着数人,各个衣着不凡,气息强大。

        祁思远回到祁母身旁,护在身边,而后两人一齐望向来人。

        “三伯、五叔!”女子轻呼,看清了来人。

        祁思远面色一变,将她挡在身后。

        背弓之人来到近前,脸色带怒,道:“你还认我这个五叔?你可知道这次你闯下了多大的祸?还有你祁思远,拐走我侄女,凭的不将我徐家放在眼里。”

        “五叔,错在于我,你莫要怪思远。”女子道。

        “哼,欺我徐家,便只能以死相抵了。”那金袍男人冷冷撇了祁思远一眼,然后又对他身后的人道:“你们几个,杀了他以正家法。”

        “你敢!”五叔大怒,又道:“我次宗的事,与你长宗无关。”

        “此事无分长次,你我都是宗家,得维护我徐家名声。”金袍男人道。

        祁思远也是一怒,讽刺道:“为了夺得青萝身上的玄感经,你徐家长宗勾结恶刹追索我夫妇二人,可真是霸道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