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罗天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悲愤

第三十四章 悲愤

        “小,小兄弟?”那人瞪大眼睛,带着不敢置信,看着眼前的孩童站起身。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祁山对他一笑,道:“谢谢小哥哥,这半株宝药帮了我大忙。”

        “应该的,应该的。”那人无言,不知如何开口,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气氛古怪。

        “小哥哥,罗家的人现在在何处?”祁山问道。

        那人脸色一正,道:“他们在十多里之外,之前一直追索于我,想夺得苦须笋,想来此时也快到这边了。”

        他指明方向,又道:“罗家的天才罗申领头,有数人被他收拢,这些日子已经抢了不少人的宝药,霸道的很,你小心,莫要与他们起了冲突。”

        “嗯,谢谢小哥哥,我再给你一粒宝丹,你我两清,不必再说欠我人情的话,快些离开吧,别再被罗家的人碰上了。”他有从玉瓶中倒出一粒药丸,递给那人。

        那人犹豫,最终没有敌过诱惑,接过宝丹,道:“多谢,你保重!”说完匆匆离开。

        远观的众人看的眼热,却谁都不敢上前,免得被误会是想夺宝,不敢与祁山起冲突。

        沛儿见他正咧着嘴笑,眼中有藏不住的喜意,转念一想便知道他在打什么注意,便开口道:“是想去寻罗家的人?”

        祁山点头:“是啊,都说大族的人行事霸道无理,你说咱们去把他们抢了咋样?”

        “好呀!”沛儿也跟着笑起来,她的性子,唯恐天下不乱,这种事要做起来毫无压力。

        两人差不多的年岁,又都不是弱者,这事做起来可行。

        祁山与沛儿打定主意,离开聚集之地,顺着那人指的方向前行,度极快,一个似灵猿跳跃,身躯几个闪动就已窜出老远,另一个似御风而行,柔躯似一片柳絮在随风飞舞,伴着风的轨迹而去。

        周遭之人纷纷议论:“见鬼了,这两个小家伙是哪蹦出来的,度太快了。”

        “看他的样子也就**岁吧,没法比啊。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大族之人有难了,我等坐观好戏上演就好。”

        远处是群山,层层环绕,无数的山头铺满视线的每一角,有的被翠绿覆盖,有的则如低矮的巨石耸立,千奇百怪,刻画成一幅难得的盛景。

        一路前行,祁山不时会从地面、石块、古木间现丝丝血迹,是之前那人在奔逃中所留,顺着血迹向前,不多时便听到前方传来响动。

        有数道破空声传来,还有人的呼喝声,定眼细瞧,是五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一个个气息强盛,眼泛精光,不似弱者。

        “快追上了,那人体力消耗巨大,而且血迹出现的愈频繁,说明他的度慢了下来,我们再快些。”有人出声,语气透着喜意。

        “哈哈,追了他三天,终于要逮到他了,这回看他往哪跑。罗申大人在后面远远吊着,就是要看咱们的表现,那人就是我们的投名状,事情一定要办的漂亮,倒时说不定会有丰厚的赏赐下来,咱们再也不用在山沟里苦熬了。”

        “没错,只要跟罗家搭上关系,日后咱们就天高任鸟飞了。”

        祁山与沛儿藏于一颗苍劲的古木后面,听闻前方传来的对话,对视一眼,待那几人跃过此地之后,便不约而同的扑击而出。

        前方五人之中有人忽闻衣衫抖动之声响起,只觉背后有劲风袭来,身躯一寒,似刺芒在背,有一股极强的压迫感。

        赶忙扭头回望,只见眼前闪过一道黑影,眼角能看到一抹嫩绿,而后脑门一痛,脑袋里嗡嗡作响,竟是受了重击。

        他竭力控制自身,身躯之上荧光闪现,气血都在涌动,想抑制住眩晕之感,欲要看清楚来人。

        “砰!”

        后脑上又挨了一击,顿时眼冒金星,两眼直接泛白,朝前扑倒,砸断一颗古木。

        这人无比的悲愤,连人都没看见,就挨了两下,在昏倒之前,心里最后的念头就是,到底是谁在偷袭,我跟你有仇么?

        动手的自然是祁山,度迅捷无比,飞扑而起,身影都快的要成了一道光,似一道闪电在激射,到那人身前直接一拳捣在他脑门上,这还是他有意控制,不然这人脑袋都得炸开。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见他居然能忍住没有立即昏过去,祁山“不得已”又在他后脑勺来了一下,这才将其撂倒,过程极短暂,只是一瞬间而已。

        剩余的几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又有一人被沛儿放到。

        与祁山相比,沛儿就显得优美许多,动静之间带起荧光,宛若一条霞带缠着小手,柔光四射,轻轻印在一人额头,那人便轻飘飘的软到在地。

        “小心!”

        三人此时反应过来,有人出惊呼,赶忙止步,而后戒备起来,全身泛起荧光,眼神似射电一般望向四周。

        却也只能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在眼前快闪过,三人都注意到了其中一个身影上带着一角的翠绿。

        祁山与沛儿的度太快,以至于三人的视线无法捕捉住两人的身影,心中顿时大骇。

        “谁在那!”三人中有人出声。

        “出来!”

        两人此时已经窜进一旁的树丛之中,收敛气息,脸上均是带着笑意。

        祁山伸出两根指头,意思是那三人中他再解决两个,沛儿皱皱眉头,白了他一眼,轻轻点头,两人下一刻又同时跃出,默契十足。

        三人只听身后传来呼啸,宛若虎狼的咆哮之声,有迫人的劲气袭来,心头一震,齐齐回头。

        “啪!”

        “咚!”

        “咚!”

        迎接三人的两个攥紧的拳头和一只秀美的小手,而后很直接的昏了过去,倒地之前均是悲愤莫名,只有一个念头,到底是谁?

        五人很惨,一个个额头前都肿起了一个大包,第一人更甚,后脑勺上都还有一个,自始至终都未见到偷袭之人的真身,能想到他们醒来之后会是何等的悲愤。

        沛儿站定,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小锤,正在一人的腿旁边比划,好像是在找一个好角度下手。

        祁山恶寒,好悬没流下冷汗,赶忙道:“你可别,要是把这些人腿给打折了,指不定这些人就得死在秘境里,还是放这五个夯货一条生路吧。”

        “谁让他们助纣为虐的,得给他们点教训。”

        “教训简单,你看我的。”

        说完,祁山他将五人搬到一起,而后将他们身上的衣裳剥个干净,只剩一条里裤。

        “不能浪费,这些日后指不定能派上用场,别在像上次那般,服个药都能把衣服弄没了,太尴尬。”

        而后他跑到一边,找了五人中个子最矮小之人的衣衫换上,衣裳略显宽松,套在他身上鼓鼓囊囊,不过他也不嫌弃。

        祁山换好衣衫,从古树后出来,说道:“这些人顶多会睡上一小会儿,咱们快些离开吧,别让那罗家的天才跑了。”

        沛儿点头,两人离开,顺着这五人来时的方向行去。

        山间恢复清平,鸟叫虫鸣之声响起,似一块乐土,充满安详、逸静。

        在两人走之后,过了半刻,林间响起一声惨呼,悲愤至极,惊起无数飞鸟。

        “天杀的,是哪个混蛋做的!我的衣服呢?”

        如哭似泣,能使闻者伤心。

        ……

        两人一路疾驰,沿着那五人踩踏过的痕迹前行,用了小半个时辰,来到一处山脚。

        这里有一块巨石,重万斤有余,通体黝黑,似一个完整的铁块,如一座拱桥,横于两座大山之间。

        此时,在巨石上有一人,身形壮硕,肌肉虬结,充满力量,完全不似一个少年,更如一个成人一般,正盘坐于巨石之上,在吞吐天精,正是罗家的天才罗申。

        祁山与沛儿远远便已看到他,放慢度,隐蔽住自己的气息,悄悄靠近。

        两人都非普通开窍这人可比,对自身血气与精气的控制达到一个常人难及的地步,便是罗申这样的天才此时也没有察觉到有人到来,还对他不怀好意。

        祁山在沛儿耳边轻语了几句,不知说些什么,还不时比划两下。惹得沛儿用星眸白了他一眼,嘴角却又一丝笑意露出。

        对他点点头,沛儿悄无声息的轻跃出去,没带起一丝风声,灵巧的宛若一只灵碟,好似在空中轻舞。

        “嗤!”

        一声轻响。

        巨石上亮起一道光霞,似一条柔美的丝带,卷着曦辉,自罗申的头顶垂下,度极快。

        “谁?”

        一声轻喝,罗申反掌打出,瞬时掌中撑起一片光辉,以巨力与丝带碰撞。

        就在此时,又是一声“呜”的声响,从远处飞射而来一块大石,似一颗流星,携巨大的压迫力而来,急朝他下落。

        罗申很冷静,待大石离他只有十多米的时候跃起,掌中亮起一道神辉,明晃晃的有一股压迫之气,直接击在大石上面,使其爆碎。

        丝带无声无息,在半空几个转折,似一道闪电,犹如一条灵活的长蛇,带起风声,一头直接抽在罗申的后脑勺。

        罗申只觉脑袋一痛,接着就是一晕,眼前的景物都开始摇晃起来。

        “不好!”他心惊,飞快扭头,强行静气,把持住清明。

        而就在此时,身后又有一股恶风袭来,一股大力击打在后脑,接着后脑又是一痛,眼前一阵恍惚,直接栽倒在地。

        可怜一个大族天才,被两个毫无节操的孩童偷袭,仓促应战,被人撂倒。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