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罗天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再跨极境

第三十一章 再跨极境

        祁山的口鼻之中有神霞溢出,似一道气龙,衬着透亮的光,自口鼻之中喷薄而出,激射出老远,而后又化作一道烈风,吹飞一块大石。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ΩcC

        那是宝药八叶宝莲的药性精华在体内熔炼之后所致,气劲太强,伴着他的呼吸而生。

        他似一轮小太阳,周身荧光通透,极其透亮,有曦霞飞舞,伴着浓稠的血气狼烟轻颤,状若天神,气息雄厚无比。

        他的头顶,精气化作烟尘奔浪,滚滚如潮,直贯九天。

        不愧为快要化为灵物的宝药,药性之强,比之前的浆果盛出太多。

        莲子的作用巨大,化作一层晶莹的薄膜,覆与体表筋肉之中,稳固肉身,避免在激荡的精气冲撞之下爆体,若非如此,估计此刻他更加难熬。

        实在太过疼痛,似是体内的每一块肉,每一根骨都在遭劫,身躯欲要炸裂,骨头似被天雷轰击,筋络在被撕扯,常人难以忍受,欲要濒死。

        体内,精气滚滚如潮,澎湃迸涌,响起浪涛之音,似大河之水在奔流、在咆哮,出震耳宏音,在山间回荡。

        “他怎么会有如此雄厚的精气,一般天才若是如此,怕是早已出尘三次有余了,但他还在容纳,莫非也是打算一次出尘便要惊天动地?”沛儿若有所思。

        祁山此时在努力,欲要控制住体内脱缰的精气,使其稳固平静下来。

        他沉神,强忍周身剧痛,调动那唯一一丝受控的精气,在经络与血骨之中穿行,伴着震荡的波动一路向前,将体内当做战场,以那一丝精气为兵卒,进行一场“浴血拼杀”。

        那一丝精气似一团火种,在体内窜动穿行,沿途收拢更多的精气,壮大队伍,形成燎原之势,无可阻挡的一路横推。

        过了好半晌,精气终于不再暴躁,变得顺从,听从他的指挥调动,在身躯之中有律动的流转,宛若一条潺潺流淌的大河,淌过身躯之中每一处。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祁山的气息变得平稳,口鼻之间的强烈的气劲消散,原本震荡在周身的荧辉也慢慢暗淡下来。

        不多时,山谷再度恢复宁静,不再有狂风呼啸,也无震响回荡。

        沛儿松了口气,她还真有点担心这么下去祁山会受不了爆体而亡。

        此时的祁山,并未有任何放松,盖因虽理顺了体内庞杂的精气,却又陷入新的难关之中。

        原本体内的精气就已经爆满,服用浆果宝药之后也已形成一个新的极限,此时体内又容纳如此之多的精气,极其艰难。

        身躯之中传出一阵极强烈的饱满感,精气平静下来之后,就又有无比强的出尘**,肉身似乎在下一刻就会不受控制的自动出尘,以求将多余出来的海量精气使用掉。

        “不可,现在还不是出尘的时候!”祁山暗想,心下冷静,不想此时就出尘,欲再度积攒。

        他以大毅力抑制住这种冲动,而后再度驱使精气,往丹田内灌注,待丹田又有精气涌出之后,便将体内所有精气又一次形成一个循环。

        出尘的**依旧强烈,在刺激着他的神经。

        此时的他,肉身晶莹,皮肤莹白一片,似一块温玉,有点点晶莹溢出,不受控制。

        他竭力掌控,体内精气随他意动,在来回窜行,一丝一缕都在极致压缩,欲将精气压缩成灵液存于体内。

        丹田处荧光四射,如一团氤氲遮住他的半个身子。

        “嗤嗤……”

        有轻声的响动,那是体内精气急流动而引起的气流声。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他在涉及一次质变,过程恐怖,稍有不慎就会肉身炸开,无人可助他,只能靠自己。

        沛儿的眸子清亮,看着他,面露惊色。

        “这家伙,是想逆天而行吗,欲跨过自身极限?”

        她察觉出了祁山的想法,却不知他会如何成事。

        祁山体内再度出现浪奔之声,比之先前更加宏大,那是血气游走全身,与精气急运转一齐出的震响。

        他在以自身血气带动精气,滚滚转动,使其在体内鼓荡、震动,而后以血气挤压,欲将其压缩。

        他不知能否成功,只凭一种直觉,认为此事可成,便没有犹豫,直接行动。

        “轰隆隆……”

        又是一声震音,声势浩荡,如雷滚滚。

        不多时,他的皮肤便已变得通红一片,周身有薄雾萦绕,似蒸汽翻腾,将他淹埋其中,宛若仙雾中的生灵,有一股巨大的压迫力。

        丹田处的光亮愈强烈,精气一进一出,都会带动丹田,使其不自觉参与其中,助精气运转。

        荧光大亮,身躯之上散出的气劲将四周地面绞出斑驳的凹痕,动静不小。

        体内,奔腾的“江河”向前,血气随着心脏跳动而行,大力压迫自身精气,使其变得浓稠,宛若一淌浓汁,正在进一步压缩。

        这对身体的负担太大,常人不敢尝试,也只有他这种肉身坚硬到一定程度之人,才可行此种危险之法。

        他的皮肤愈的红了,到最后似淌了血一般,周身的温度都在上升,因身体中的血气已经运转到一个极限,心脏似擂鼓快跳动,欲要炸开。

        哪怕是他,都能感到心脏一阵阵的刺痛,头脑晕,欲昏厥过去。

        “嘣咚嘣咚……”

        时间持续了很久,最后祁山的身躯都已被烟雾围绕,彻底掩藏,有“锵锵”之音传出,那是自毛孔中溢出的气劲所致。

        终于,第一滴灵液在体内诞生,一大团精气被急运转的血气挤压在一起,快缩小,最后化作一滴晶莹的灵液,在脉络之中游走。

        “呼……”

        他松了一口气,这条路走对了。

        而后,他顾不得身体上的疲惫,强自提神,再度催动血气,压缩体内精气,以求将所有精气全都转化为灵液。

        时间流逝,已过了半晌,周身的动静终于静了下来,皮肤恢复本来颜色,不再红,气息沉静下来。

        此时的祁山,通体光灿,神辉曦霞环绕,如一尊淌着神光的生灵,稚嫩的面庞上有一股年龄不相符的威严。

        体内的精气都已化为灵液,蜷成一团,在一团氤氲中起伏不定。

        而后心思一动,灵液化作一道溪流,顺着脉络游走全身,最后一头扎进丹田,过了片刻又从丹田之中涌出,再度流淌,完成循环。

        之前那种强烈的出尘**,已经消失,好似先前都是错觉。

        这是一次极致的跨越,是一次质的飞跃,过了之前的极限,到达了一个新的领域,一个在出窍境无人可敌的境界。

        他睁开眼,眸中射出两道铮亮的光束,照耀极远,似两道神光激射。

        幼小的身躯上一块块肉、一根根骨,好似神斧劈刻而成,充满力量感。轻轻一握拳,荧光激荡,精气随之鼓动,空气都被带动随之轻颤,有一股神异的波动。

        最为关键的是,过极境,力量都有所提升,他能感觉到肉身之中蕴藏的爆炸性力量,好似一拳就能崩碎一座山头一般。

        “哈哈,终于撑过来了。”祁山兴奋的跳起,笑着出声。

        沛儿将头扭到一边,脸颊上透着红,开口道:“哎呀,你先穿上衣服。”

        先前太过投入,祁山这才察觉到身上的异样,浑身清凉,原来衣衫早就被之前跨境时产生的动静给撕碎了,这会儿正赤条条的。

        “哎哟,我露底了。”

        祁山暗叫不好,被这丫头看光光了,太吃亏,赶忙在乾坤袋中翻找,但里面除了瓶瓶罐罐之外,并无衣物存在。

        “没衣服啊,这可怎么办?你都把我看光了。”祁山苦着小脸,捂着要害道。

        沛儿不去看他,撇着嘴道:“谁愿意看你这丑样子,真难看,我这里有裙子你要不要?”

        “我是男人,怎么可能穿女人的衣裳,你等会儿。”

        说着,他一个闪身跃出,朝远处的那群古木行去。

        沛儿松了口气,她不会承认刚才的确已经把祁山看光光了。

        祁山攀上一棵古木枝桠,上面的叶儿很大,最小的都有一米多宽。

        摘下几片,给自己做了个短裤,又用一片缠在腰间,一件原始的衣裳就完成了,遮掩可以,就是容易漏风。

        不多时,祁山跃了回来,一身大树叶制成的衣裳在身,很有一种原始的风范,如同一个小野人。

        “看看,这样就不会再露底了,我怎么就忘记多准备几身衣裳了呢,不过还好难不倒我。”

        (没有收藏的朋友可以收藏一下,另外需要推荐票支援,拜谢大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