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罗天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得宝

第三十章 得宝

        浮山兄弟二人凄惨无比,早已昏迷,全身的骨头都碎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气若游丝,形同废人,此时已是进气少于出气,眼见不要多久就可能会毙命。

        “啧啧,全身筋骨粉碎,就是真神下凡也难救,还是让他们自生自灭吧。”二人来到近前,祁山仔细查探了一番浮山勇的伤势,得出结论。

        沛儿自两人身上取下两个袋子,袋口紧扎,似皮非皮、似布非布,不知是何种料子所制,上面有薄光流转,看起来不凡。

        “乾坤袋是个好东西,可纳世间万物,袋中有乾坤,除活物外,无物不存,是难得的异宝。”她掂了掂两个袋子道。

        “传说太古年间,有凶物天降,吞食山河大地,引得无数天星坠落,造成无边大劫,万物寂灭。后来有无敌强者出手,与之大战,将其镇压炼化,以筋骨为基,用血肉为布,化成可吞纳天地的神物。”

        “后来此法流出,便有人用大妖、巨凶皮肉仿制,炼化成可装万物的乾坤袋。”沛儿解释道。

        祁山大奇,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宗门中有典籍记载,师父也曾言,这些太古秘辛不可究,因太过久远,但空穴不来风,可能是真的。”

        “太古啊,那是怎样的一个时代……”祁山不禁轻语。

        “好了,先不说这些,咱们得离开此地,寻一处将这乾坤袋里的宝药分了,不然那荒鳄一会儿现宝药消失,定会狂,说不得又是一场恶战。”沛儿说道。

        也不管浮山兄弟二人,任由两人自生自灭于此。

        种下恶因,便要自食恶果。

        两人纵身而出,均是快无比,顺山而下,撑起精气,周身通透,薄雾不得近身,不多时便已出了山体范围,化作两道流光,急远去。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百里之外,一处山谷溪边,两人停下。

        沛儿将乾坤袋取出,道:“这东西以自身精气催,便可存宝、取物。”

        说着,就见她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了一株宝药,只有尺许长,华光流转,有数道彩辉环绕,是一株八片花叶的莲花。一拿出,便在手中散出一阵绚目的光彩,香韵十足,似有宝音在耳边禅唱。

        “可惜了,若是这宝莲再生长一段时日,说不定可化为灵物,成长为九叶宝莲,到那时此物就更加神异,灵物贴近道韵,神效非凡。不过就算没有成长为灵物,此宝药也是难得的珍宝,莲叶可增补精气,莲子更是能护住肉身,助人出尘。”

        沛儿暗道可惜,却不心疼,盖因这宝药也是白得之物,换谁都会高兴。

        “一人一半,我可不占你便宜啊。”沛儿说道。

        说着,她将莲花宝药分为两份,各占四片叶子和四枚莲子,又道:“此宝药难于保存,采摘后一日内若不服用,便会化作污泥,还有这个你拿着,里面还有不少好东西。”

        说着,她将祁山的那份宝药连同两个乾坤袋一起交于他,她到未对这袋中的东西动心,盖因她有更好的。

        “多谢多谢。”祁山面露喜色,也知道这乾坤袋难得,更不说里面还有别的宝物,以浮山勇二人的身份,想来肯定不会是凡品。

        乾坤袋很小,只有一个巴掌大,却内有乾坤,能盛装外物,以精气催动下,便能察觉到一个神异之处。

        无上无下,无光无动,也无时间流逝,似是一处不可测之地,却有不少东西悬于其中,起起伏伏。

        他心念一动,便有清光闪过,一个瓷瓶出现在手中,而后再动心念,瓷瓶消失,再度出现在那处不可测之地之中。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这东西真方便!”

        话音落下便见清光一转,他背着的骨刃消失不见,被存于乾坤袋中。

        摸索完乾坤袋的妙用后,他便道:“我们分开服用,你先来,我替你护法。”

        沛儿自是不会跟他客气,道了声好,便寻到一处干净大石上盘膝坐下,取出一粒莲子吞服下去,而后气息一沉,似婴儿在娘胎之中呼吸一般,变得平稳悠长。

        只见沛儿身上泛出莹莹浅辉,似一层薄纱,将其罩住,白俏的小脸在微芒的映衬下,显得更加仙姿佚貌,有一种娉婷、秀美。

        “嗡……”

        有一声轻鸣,似蝉翼震动。

        只见沛儿身上的薄光轻颤,宛若一片晶莹的玉纱在随风飘荡,起伏不定。

        而后她捻起一片莲花,放入小口。

        不多时,便见她原本莹白的脸颊上泛起一抹红晕,似腮边一抹桃色,如饮陈酿。头顶有清透的薄烟升起,但到丈许高之时便化作滚滚烟浪,直升九天。

        祁山正关注着她,暗道这小妮子天生粉妆玉琢,年纪幼小便有这般魅人之态,长大后可想得是多么的绰约多姿了。

        沛儿的睫毛轻颤,眉心处的神光也在摇曳,逐渐变得铮亮。

        服下的药力化开,在柔躯之中运转,她体质特殊,这等药力自是轻而易举便沉淀下来,不会丝毫引起自身精气的震荡,平稳至极。

        而后她又分次将剩余的莲子与莲叶服下,重复炼化,过程毫无波澜,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已经将宝药转化为自身的滚滚精气,并未有神异之处。

        不多时,她睁开了眸子,宛若星辰般璀璨,自眼眸中淌出晶莹的曦辉,照亮山谷,而后消散。

        “药效不错,基本上能抵我苦修三个月了。”沛儿很满意的道。

        “这就好了?”祁山惊异的问道。

        “是啊,不然还能怎样?”

        “就没点别的反应?”祁山又问。

        “我自小食用的宝药无数,便是灵物也吃了不少,无论是何种宝药和灵物,都会被我轻易吸收炼化,不会出现你想的那些反应,主要是因为我与其他人的体质不同。”沛儿稍稍解释了点。

        祁山无言,自己之前吞食那几枚浆果,差点没被撑炸,到了这妮子这就变得这般轻松,不服不行。

        “到你了,我替你护法。”沛儿道。

        祁山也顾不得自己此时满身血污,盘膝坐好,静下心,而后吞下一粒莲子,也不咀嚼,直接入腹。

        莲子顺喉而下,化作一道清流,在腹中散开,游遍全身,祁山只觉通体一凉,而后一阵异样的舒爽感传出,带着酥麻,似有电花在体内轻轻窜动一般。

        而后他又将一片莲花含在口中,沉下心神,便觉口中花瓣消融,似化作琼浆玉液,舌尖一阵清凉,有一股沁人心脾的香甜。

        而后琼液入喉,在腹中化作滚滚精气炸开,开始翻涌、震荡。

        一片莲花的精气竟比之前服用的浆果加一起都要多,若之前的浆果所化的精气是一道溪流,此时便是一道泛着波涛的大河。

        祁山腹中有“咕咚咚”的声音响起,似雷音一般,身躯轻颤,而后突然涌出一道气浪,无数的气流从周身的毛孔中喷出,波动剧烈,满身的脏污都被掀飞,原本破损的衣衫也在这道强烈的气劲中化作飞灰。

        “呀!”沛儿小脸酡红,连忙用小手捂住双眼。

        这一切祁山自是不知晓,他正沉浸在自身滚滚鼓荡的精气中。

        全身上下无一不痛,那种被撑到要爆开的感觉,让人心惊。好在有莲子的神效护体,不然根本无法储存这么巨量的精气,否则动辄就要崩裂肉身,后果太过恐怖。

        哪怕如此,此时也觉体内精气鼓动到了一个极限,身畔的泥土都被精气运转产生的波动绞起翻飞,声响巨大。

        “这家伙,怎么动静这般大。”沛儿嘟囔了一句,而后柔躯向后跃开。

        剧烈的精气滚动,似一滩汪洋,自体内奔涌,震荡的余波引起体外的空气的颤动,波动一道接着一道,宛若浪涛,以他为中心,朝四周席卷。

        附近,大石崩飞开裂,化作齑粉,远处的古木被震成木屑飞散,波动一直推出数十米才力竭,使得这片范围内化作一片废墟,场景骇人。

        这是一个极限,只有跃过去,才会得大成就,不然,身躯都会被炸开。

        祁山痛到大吼,音浪滚滚,如身处幽冥炼狱,被岩浆炙烤,被刀刃切割,宛若断骨裂筋之痛,似乎身躯之中每一处都在破碎与重铸。

        原先的体内的精气循环已被冲散,精气似脱缰之马,在体内胡乱冲撞,他正经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在尝试,欲引动自身精气,将所有不受控制的精气驯服。

        “怎么会有这么雄厚的精气?这也太惊人了。”

        沛儿都被惊到,只因祁山造成的动静太过骇人,祁山体内震荡的精气,连她都能察觉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