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罗天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自作孽

第二十九章 自作孽

        两道神纹气息强横,其色橙黄如残阳之光,有神辉旋绕,绚丽夺目,一祭出便能引动周边薄雾共颤,有一股迫人的波动。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沛儿周身亮起一抹灿霞,那两道剑纹呼啸,神罡密布,灵动无比,在半空轻颤飞跃,似水中鱼儿,将薄雾搅动,泛起水波般的涟漪。

        “看看是你们家老祖的神纹强,还是我师兄的剑纹更胜。”

        她抬手间,那两道游鱼轻颤似在摆动鱼尾,如鱼鼓浪,急窜出,化作闪电,瞬间便已出现在神纹近前,出“咻”的一声,如利刃穿透空气。

        “叮!”

        游鱼与神纹产生碰撞,如金玉脆响。

        肉眼可见的波纹在空中扩散,被波及到的山石无声中化作齑粉飘散,诡异非常。

        神纹在半空狂舞,似电蛇窜动,有淡金色的神辉淌落,宛若一道披着金辉的天蟒,被剑纹追逐。

        此地似狂风初至,卷起惊涛,薄雾被惊扰,在翻滚,宛若巨浪在此涌动,神纹与剑纹缠斗在一起,有惊人的气息传出,煌亮阵阵。

        一方化作游鱼,直击长空,另一方变作电蛇,在半空舞动。碰撞间出的轻响脆鸣,似两块宝玉轻触,悦耳动听,却伴有恐怖的杀机。

        浮山两兄弟的脸色很差,受到了打击,两人祭出的神纹被沛儿一人所阻,无论是自身还是宝物,都拼不过对方,认识到了差距。

        两人对视,眸中均有凶狠之色,而后再度强力控制神纹,激其中神效。

        飞驰之中的两道神纹突然定住其形,在半空轻颤,如两条柳絮在微风中摇曳,原本橙黄的色泽逐渐变得透亮,有慑人的气息自中传出,扰动薄雾,泛起波纹。

        蓦地,一道刺眼的亮光闪过,两道神纹合一扭动,而后化为一座数十米高,宽百米的山峰,似能遮天蔽日,上面烟雾缭绕,有亭台楼阁耸立其中,雄鹿飞鸟在山中跃翔,宛若仙人的府邸,极其真实。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这是两人的杀招,以神纹之力显化而成,气息使人震惶,宛若泰山压顶,波及范围巨大。

        “你家老祖本事不小,有点意思,让你们看看我师兄的手段。”沛儿话语之中有惊讶,而后挥手催动剑纹。

        两道游鱼似在戏水,伴着山峰淌落的波动前行,灵活无比,相互缠绕,散出璀璨的神光,极其绚目。

        下一刻便化作一柄青锋长剑,长三尺余,两指宽,剑刃泛着宝光,剑身之上有数枚散着异霞的符文,被氤氲光芒所包围,锐利之感惊人,似能刺破九天。

        大山在坠落,将沛儿笼罩其中,压力巨大,薄雾都被震开,清空大片。

        长剑光芒流转,似惊世神铁所锻,宝光璀璨,煌煌剑气呼啸,前方的雾气自动散开。

        宝霞一闪,长剑便没了踪影,下一瞬便出现在半空,度快到极致,似能与闪电竞一般,出呼啸之声,直插半空落下的大山。

        “嗤!”

        长剑轻易穿透那神纹所化的山体,自另一头窜出,钻出一个巨大的洞来,带出无数碎石激射,而后化作荧光消散。

        势如闪电,来回奔袭,剑气冲霄,远远能感到惊人的锋锐。

        浮山兄弟二人脸色一变,神威所化的山体被长剑刺出数个通透的窟窿,让两人心惊。赶忙加大力度催动,山峰一震,山体上的烟瘴卷动,化作一堵气墙,将整个山体封锁,抵挡来自长剑的袭扰。

        长剑再度激射,但刺入气墙之后度锐减,穿透力也没之前那般强盛。

        沛儿星眸闪动,眉心处溢出一缕神光,秀眉轻皱。

        长剑退回半空,在轻颤,而后神异的光辉散出,刺眼绚丽,在一声轻响中炸开,化作漫天的光雨,遮盖天穹,竟是一柄柄细小的光剑。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太惊人了,光雨无数,似漫天星辰闪烁,将整个山体围绕,连接成一片,宛若一朵剑云,盖压而来,气息竟比那山体都要强盛。

        “嗤!”、“嗤!”

        光雨动了,似雨滴般垂落,刺破空气,出无数的轻响。

        “咄、咄、咄!”

        无数的剑光闪动,坠入山体之中,只是一瞬,便刺破了烟瘴,刺进了山体。

        瞬时,神纹大山开始震颤,上面的楼宇倒塌,化作飞灰,那些野兽身影则直接被震散。

        “轰隆隆……”

        山体传出震动之声,大块的滚石坠落,自山体之中剥离,而后化作青烟,散于半空。

        光雨还在激射,似雷霆风暴,声势巨大,整个神纹大山都已被其击打的面目全非,山体缩小了近四成之多。

        浮山兄弟二人面色大变,一脸惊骇,欲全力催动神纹,却现此时神纹山体已不受控制,似要炸开,使得两人惊惶。

        “不!”

        浮山勇大叫一声,透着恐惧,神纹是两人最后的依仗,若被破坏,两人后果堪忧。

        光雨并未虽两人的恐惧而停止,而是以更快的度刺入山体之中,造成的响动巨大,堪比之前荒鳄在群山中逞凶一般。

        不过一小会儿,神纹山体便已变得面目全非,正持续消散、蒸。

        终于,在“轰隆”一声中,山体直接炸开,重新化作两道神纹,只是此时的神纹,光芒暗淡,比较之前短了半截,在半空中无力的抖动,气息衰弱的厉害。

        光雨收缩,而后又化作长剑,破空而下,直刺半空中的神纹,度极快,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

        “叮!”、“叮!”

        连续两声轻响,神纹再也维持不住形体,被长剑斩为两截,而后在空中爆开、消散。

        于此同时,在秘境之外某处雕梁画栋的宫殿之中,传出一声怒吼。

        “不!”

        声音震动巨大,数座宫殿倒塌成废墟,惊出十多个强者,各个气息强盛。

        “是老祖的声音,这是怎么了?”有人惊魂未定。

        “不知道,老祖好像怒了。”

        “所因何事?”

        “去拜见老祖,当面问一下吧。”

        在最中央的那个宫殿之中,一个老者正盘膝于榻上,他的眸子似有星辰生灭,气息强大,身后有一道虚影,是一座大山,宛若擎天之柱,散出的气劲使人惊惶,但此时虚影炸开了一角,显得暗淡。

        “老祖,出了什么事?”有人进入殿中,俯身问道。

        “赐予勇儿和拓儿的神纹被毁,他们有大危机。”老者皱眉,怒意勃,溢出来的气息使得整座宫殿都在颤抖。

        “这……这怎么可能?”来人心惊胆颤。

        “去通知浮山战,要他密切留意,有消息及时通报。”

        “是!老祖!”

        ……

        浮山勇与浮山战此时已经绝望,老祖赐下的神纹被毁,他们再无手段与沛儿力拼,唯一的结果便是败亡。

        两人正待说话,便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兽吼,如滚滚震雷。

        “不好!是荒鳄,刚才的动静引起了它的注意吗?”浮山拓心中一惊,忍不住出声。

        “快逃!”浮山勇此时还算冷静,二话不说转头便向山下逃去,浮山拓连忙跟上。

        沛儿正欲追上,就见远处伴随轰隆隆巨响奔来一个巨大的兽影,正是先前的荒鳄,举目细看之下才现祁山正远远的追在后面。

        她纵身一跃,如飘飞的雪花,柔躯几个转动便已出现在十多丈之外,避开荒鳄凶威。

        荒鳄此时赤红着独目,死死盯着刚才浮山兄弟逃离的方向,出一声怒吼,而后迈开利爪飞追了上去。

        它已愤怒至极,但残存的灵智还记得是浮山勇之前朝它射的一箭。

        祁山几个跳跃跟上,他刚才自然也看到此处的争斗造成的动静,一扭头便看到了远处的沛儿。

        “这是怎么回事?”祁山问道。

        “我刚与浮山族的人斗了一场,他俩逃了,不过这荒鳄追了上去。”沛儿嘴角含笑,有点幸灾乐祸。

        “这荒鳄还挺记仇的啊。”祁山闻言也跟着笑了起来。

        远处,有凄厉的惨叫传来,带着不甘于不可置信。

        两人对视一眼,而后一齐朝那处行去。

        脚下的山体在轻颤,有震动传来,似是那荒鳄正在某处泄着怒火,待两人行到近前,便看到数个巨大的坑,那是荒鳄利爪拍击所留。

        在一个坑中,浮山勇凄惨无比的躺着,血不住地往外涌,胸口都已经塌陷,全身的骨头没一处完好的,而在远处另一个坑中,浮山拓也差不多,荒鳄却已不见了踪影。

        以两人的能力,没了神纹,自然不会是荒鳄的对手,更不提是已经了狂的荒鳄。

        “这真是自作孽啊。”祁山轻语。

        沛儿星眸一亮,脸上露出喜色,道:“宝药还在两人的乾坤袋之中,真是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