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罗天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来袭

第二十五章 来袭

        生着铜锈的古物此刻光晕暗淡,出“咔擦”一声,从中断成两截。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可惜此宝只能用一次,后面我们得小心应对了,不过能引来荒鳄,让那人替我们挡灾,值了。”

        浮山勇将器物收好,手中出现了一个瓷瓶,倒出里面的药丸吞服下。

        “那人力道太大,肩头骨都碎了,好在有族中赐下的宝丹,修复起来不算难事。”

        宝丹入体,药效挥,肩头轻颤,有流光回转,咯咯作响,裂开的骨头在复原。

        不多时,浮山勇身上的伤势复原,神色冷冽,道:“走,咱们抓紧时间去寻那株宝药。”

        ……

        荒鳄的吼声惊天动地,如虎啸、似龙吟,有一种可怕的气息,震动大山,传入众人耳中,使人惊惶。

        祁山大恨,被人算计,他低估了大族弟子性格中的残忍,还有那霸道的行事手段。

        “快逃啊!”

        “浮山族之人太可恨,若能逃掉,一定跟他们拼了。”有人怒火中烧的喝道。

        远处,有强烈的震动传来,脚下的地面都跟随着“嗡嗡”的声音颤抖,那是荒鳄奔跃之间出的声响。

        它宛若一座山丘,气势骇人,凶威阵阵,自那处巨大山体上奔下,推落无数的滚石,有的大如房舍,重不下万斤,似巨浪拍下,声势浩大。

        “砰!”

        巨石在它粗爪的践踏下破碎,化作碎屑崩飞,它似乎是怒了,刚才浮山勇的那一箭为对它造成任何损伤,却激起了它的凶性。

        体型如此巨大的凶兽,远观上去便已非常惊人,更不提奔走间造成的动静,让人浑身寒,那粗壮的身躯之中又蕴含有怎样可怕的力量。

        荒鳄似是从上古遗留到此时的古种,挨过了岁月的侵蚀袭杀,看到它就似乎能观一段久远的历史,带着一股苍莽气息,凶烈无比。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

        它穿过朦胧的雾气,从那处巨大的山体之中奔出,沿途损毁一路山石。

        “轰!”

        一座与它体型相近的小山被撞塌,迸射出无数的滚石碎屑,宛若天灾降世。

        “太可怕了!”说话的人声音颤抖。

        气息让人心悸,众人早已四散逃开,欲逃离此地。

        祁山面色凝重,沉神以对,脸上无悲无喜,将刚才的愤怒压制住,准备应对荒鳄来袭。

        他能察觉的到,荒鳄的视线一直锁定着他,盖因他在众人之中气息最为强盛。

        荒鳄的度很快,遇山撞山,遇石推石,数里的距离,在它的脚下不断缩近。

        还未跑远的众人,在它的气息压迫下簌簌抖,宛若身处寒风之中。

        这绝对是一场灾难,巨兽扑袭而来,携无边伟力,如惊涛拍岸。

        “分开跑!别聚集在一起。”祁山沉声喝道。

        他从身跃出,不与众人一道,而是奔向另外一个方向。

        荒鳄有感,兽目一只盯着他,见他动了,直接扭身改道,继续朝祁山的方向追去。

        “轰隆隆……”

        踏碎一座山头,荒鳄巨大的身躯跃起,如山体飞落,似一片巨大的乌云。

        “轰……”

        一声震天的巨响。

        它那庞大的身躯直接砸在地上,似流星坠地,大地塌陷,成片的山石崩裂,激起无数的烟尘,掩埋住它的身躯。

        “嗷!”

        又是一声凶烈的吼叫。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荒鳄的身形再度自烟尘中出现,它粗壮的利爪能轻易绞碎顽石,地面在它的爪子下似豆腐一般脆弱,被其刨开一道道巨大的沟壑。

        “快看,凶兽改道了,追向另一方。”没跑远的人惊呼出声。

        有人回望,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一喜。

        “是那个娃娃,凶兽去追他了,他并未与我们一道,而是朝另外一个方向。”

        “他要独自面对凶兽吗?怕波及到我们?”有人若有所觉。

        祁山度极快,一跃便是十数丈,大地在他脚下飞倒退,整个人好似鹏鸟一般飞跃,宛若一道离弦的飞矢,疾风电驰。

        荒鳄巨大,一个扑跃就有近百米,数里的距离,转瞬即要到达。

        “不好,凶兽太快了。”

        祁山回望,便见荒鳄已离他不到三里的距离,兽目中射出两道明晃晃的光束,有一股惊人的凶煞之气,它身躯上紫气蒸腾,好似魔雾,极其骇人。

        他脚下使力,度再增,飞射而出,都快化作了一道电光,小小的身躯之上晶莹流转,好似天星在闪烁一般,晶莹透亮,心脏“砰砰”作响,心潮澎湃,带动血气,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势。

        两者一追一逃,急远离,没了荒鳄的追赶,那些人这才好受些,一个个只觉身躯软,两脚颤颤,却不敢停下脚步。

        有人回,看到荒鳄与那娃娃之间的距离正在拉近,便大惊道:“娘诶,那凶兽就快追上那个娃娃了。”

        “再快些,不然凶兽一会儿回头就能追上咱们。”

        百来号人乱糟糟的一片,四处奔逃,度不慢,但无法与祁山和荒鳄相比。

        祁山此刻能听到那轰隆隆的巨响,只觉脚下的大地都在震颤,有一股绝强的凶煞之气自背后袭来,使人脊梁冷。

        他身躯一转,纵跃向另一个方向。

        “嘭!”

        一声炸响。

        无数的细小碎石崩飞,一块大石被炸碎,化作漫天的飞尘。

        祁山回一望,便见荒鳄的巨口当中有紫气汇聚,有慑人的气息在其中流转。似龙息吞吐。

        气息喷涌而出,宛若一条飞舞的蛟龙,摩擦空气,出“呜呜”的声响,似狼啸鬼哭,朝他急袭来。

        祁山毫不惊慌,从容应对,再度纵身,身躯化作流光,安稳避开。

        又是一声大响,震动剧烈,无数碎石激散。

        荒鳄的吐息两次落空,使其恼怒,兽性大之下出震天的狂吼,庞大的身躯好似游龙,度激增,飞追向前。

        “要遭!快追上了。”

        祁山微微一惊,两次转换方向,使距离被不断拉近,短短的一会儿两者便已经一前一后跑出了数里远,与那些人拉开了十多里的距离。

        震动和吼叫远远传出,再度使那些人惊惶,众人回头观望,便见荒鳄追着祁山已经远去,十多里的距离相对安全,这才停下步伐剧烈的喘息。

        “我的天,真是要人命,差点以为今天就要死在这儿了。”有人惊魂未定,满头冷汗开口道。

        有人直到此时才能感到自己的心脏正“砰砰砰”的剧烈跳动,似乎要跃出胸腔一般。

        “快看那边,那孩子被追上了。”有人再度惊呼出声。

        众人循声望去,十多里的距离看不真切,却也能看到荒鳄那巨大的身影,正张大巨口,朝着一处狠狠咬下。

        “完了,那孩子被凶兽吞下去了。”说话之人闭目不忍再看,心下戚然,要说起来,他们这些人都是被那孩子救下的。

        “不对,快看。”有人突然出声。

        却见荒鳄身躯转动,再度对着另外一处咬下。

        “他正在跟这凶兽周旋,真惊人!”

        众人闻言震惊,他们都自觉自己肯定不可能在那凶兽口中逃得性命,更别提周旋了。

        祁山竖眉凝神,不敢大意,这荒鳄凶威惊世,巨大的身躯极其迫人,便是他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似在与一座山硬搏。

        他已被追上,两次逃开荒鳄的撕咬,若非度够快,说不得就要命丧鳄口,凶险万分。

        荒鳄扭动身躯,似能将大地磨平,巨大的身躯之上紫气蒸腾,显得神秘与恐怖,似蛮荒之地而来的上古凶兽,气息惊世绝伦。

        它大张的口中满是锉刀一般的利齿,闪烁着寒光,祁山毫不怀疑,一般人若被撕咬住,绝对会被其绞碎成肉渣。

        荒鳄再度动了,探出一只粗大的利爪,紫色的薄光在上面转动,似万钧塌下,震碎大石与地面,凶势惊人。

        与荒鳄相比,祁山胜在个头幼小,绝对是蚁象之别。

        他纵身一跃,泛着荧光的身躯在空中飞扑而出,度快若闪电,自荒鳄的爪间穿过,极其惊险。

        “轰!”

        这一处地面被击沉,出现一个巨大的凹坑,大石被拍击成齑粉,在神秘的紫气下化作飞灰,大地震动,场面骇人。

        祁山试探出击,与荒鳄相比起来小了无数倍的身躯紧绷,力量在汇聚,精气在身躯中奔涌,身上的光芒宛若神曦,已经透亮。

        他照着荒鳄的利爪打出一拳。

        “咣!”

        金铁相击的声音传出,有刺眼的光辉在相交处迸。

        真如打在神铁上一般,反震的力道巨大,祁山只觉拳头麻,手臂酸。

        荒鳄的利爪之上,赫然有个小小的拳印,深入半尺,却未见血流出。